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震驚:師兄是天道的兒子?
震驚:師兄是天道的兒子? 連載中

震驚:師兄是天道的兒子?

來源:google 作者:鑫鑫點漫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凡 奇幻玄幻 鑫鑫點漫燈

雲岳之巔,俯仰天下行走江湖,我有一劍……天下震驚:天啊!不得了了,這人身穿復活甲,怎麼也打不死展開

《震驚:師兄是天道的兒子?》章節試讀:

雲南天的手依然作拳頭狀。

只是此時的情況與剛才完全不同,他的拳頭上有着一圈薄薄的氣體,在陽光下還反光。

雲南天漲紅臉,「注意了,我這次真的要用一成力了。」

他的衣服瞬間鼓脹起來,彷彿體內有一股洪荒之力將要爆發。

周圍飛沙走石,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威壓,就連已經突破了的雲瑤都感到了莫大的壓力。

雲瑤驚嘆,「爹您的功力又提升了!一成的力道都能有如此威能,恐怕爹已經離突破不遠了。」

看到女兒的反應,雲南天很是得意,作為女兒堅強的後盾,怎麼能讓人砸場子?

為了找回面子,他不惜犧牲自己這張老臉,偷偷把功力提升到五成。

他是誰?

南攸四大宗的總盟主。

他什麼時候丟過那麼大的臉?哪怕剛剛他分心了,收力了,但是他居然……

退後了兩步!

而這個年輕人居然一步未退!

奇恥大辱!

從來沒有年輕人在他手裡走得上一招,哪怕他只是用了一成力,也足以將任何年輕人打成重傷,哪怕對方是大宗門的天驕。

這個小子真是太不識好歹了,明明自己看在他長輩的面子上有心放他一馬,他居然……

用了長輩給他的防護法寶!

真是一點臉面都沒給他留下!

說好的試試他的斤兩,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這小子居然還敢無視自己,跟自己的女兒眉目傳情!

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還不知道我的拳頭可以開染坊。

雲南天惱羞成怒,越想越氣,特別是女兒似乎關心那個年輕人更多一些。

真是女生外向,連爹都不要了。

一剎那間。

雲南天就發動了攻勢。

渾厚的氣勢將他的身影拉長,周圍的空間因為受不住這些磅礴的能量,空氣中的微分子,噼啪作響。

他猶如一隻下山猛虎,朝着葉凡猛撲過去。

就在拳頭接觸到葉凡的那一瞬間,雲南天笑了。

咔嚓。

他聽到碎裂的聲音。

雲南天洋洋自得,這小子自討苦吃,斷他幾根肋骨讓他漲漲記性。

哪怕這小子有寶物護身,雲南天也自信他承受不住自己的一拳。他又偷偷往拳頭上注入了一成力道,果然……

咔嚓聲變得更大了。

雲南天笑出聲來,看在救過我兒的面上,多給你準備兩樣天材地寶,生死不由你,看天意。

……

「爹,你醒醒!」

聽到女兒的呼叫,雲南天張開迷糊的雙眼。

怎麼回事?

自己怎麼躺在地上了?

屁股底下怎麼有那麼大一個坑?

他不是已經把那小子打殘了嗎?怎麼自己還受了傷?

他摸着頭痛欲裂的腦袋,突然感覺手一樣鑽心疼。

他的手怎麼了?

好像被包紮過?

他開始回憶之前發生的事。

就在他聽到那幾聲咔嚓聲之後,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往後倒飛回去。

是了!那小子反擊了。

可是那麼渾厚的能量,那小子怎麼可能有如此多的靈氣支撐?

況且那個能量的深度,有點不太對勁,不像是一個毛頭小子能打出來的。

一定是法寶被他打爆了,爆炸的能量將他掀翻。

雲南天搖搖頭,腦袋感覺重逾千鈞。

這點能量他不是防禦不了,而是他一開始就沒考慮過防禦,他沒想到這小子的法寶在他勢在必得的一拳下居然那麼脆弱,還爆炸了。

這個能量,似乎已經有了自己兩成的功力。

雲南天長嘆一聲,「還是太大意了啊!」

「那小子呢?死了沒有?瑤兒,爹對不起你,下手稍微重了一點,沒想到那小子這麼不禁打,以後爹一定給你找一個更好的。」

「爹,你說什麼吶。」雲瑤羞澀的舔着嘴唇,偷偷的看了葉凡一眼。

雲南天好奇她看什麼,順着她的眼神看去,驚掉下巴。

這小子居然沒死?白衣飄飄,身上一塵不染,一點傷都沒有?

似乎還一臉擔憂的看着自己。

雲南天嘴角抽搐,吐出一口血。

媽呀,我加了五成力,為何自己傷得更重了?

「爹,別再打了,葉哥哥的修為跟你一樣。」顧及到爹的面子,雲瑤偷偷在爹的耳邊輕聲細語。

「什麼?」雲南天驚呆了。

不是用法寶?

怪不得自己感覺不到法寶的氣息,有什麼法寶能擋住自己的六成力還不發出動靜?

雲南天開始仔細打量起眼前的年輕人。

這人的根骨明明就是個年輕人,只是這修為,居然連我也看不出來……

難道真的是元嬰後期?

要說能擋得住自己六分力還能反擊,只有跟自己一樣的修為才能頂得住了。

嘶。

這麼年輕的年輕元嬰後期,南攸國里絕對是沒有的,難道是大宗門大世家裡的天驕?

這麼想來,雲南天突然發現葉凡看起來順眼了許多。

勉勉強強可以當自己的女婿。

雲南天顧不得身上的傷勢,站起來朝着葉凡走過去,輕咳一聲,「算了,為了避免你重傷,看在你救過我女兒的份上,我就不再與你交手。」

「年輕人,你還可以,勉勉強強可以抵擋我一成功力。」

雲南天已經不敢再看女兒的臉色了,反正今天老臉已經丟光了,也不在乎多一點了。

葉凡並沒有回答他,而是看着跟過來的雲瑤,不滿道:「女人,我的菜呢?說好的事你可不能賴賬,我對你可有救命之恩。」

雲南天疑慮,看這情形,似乎兩人有了些許矛盾,難道因為自己礙事等得不耐煩了?

不行!

這女婿我看得還是挺順眼的,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雲南天呵呵直笑,「什麼菜?她不就是你的菜嘛?你要是想吃,我挑個吉時,好好給你操辦。」

「麻煩!不就吃個菜嗎?還用挑什麼吉時?我現在就要吃。」葉凡已經等不及了,徑直往大門裡走去。

這個人簡直跟自己爹有得一拼,又是打架又是嘮嘮叨叨個沒完的,吃個菜怎麼那麼麻煩?

看着葉凡進去,雲南天也不着急,拉住雲瑤道:「瑤兒,你眼光不錯,是為父眼拙了,可知他的家世如何?你也知道我們資源比不得大宗門,要不然憑藉你的至尊骨怎麼才如今的修為?瑤兒別怕,低娶高嫁,雖說你現在修為不如他,但是有為父教導,假以時日你定能跟上他。」

突然間,他瞪大了眼睛。

之前他沒細看,現在驚住了,「瑤兒,你突破了?」

雲瑤低下頭,聲如蚊吶,「服用了葉哥哥的丹藥,僥倖突破。」

雲南天拍拍她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瑤兒啊,丹藥可以多要一些,你還有你哥呢,還有那麼多師兄弟。」

雲瑤頭埋得低低的,兩根手指互點,「爹,家世什麼的我都不在乎,我就是喜歡他的人,沒有別的。」

雲南天急忙收了手,「喔,人也不錯,勉勉強強可以當我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