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直播:這主播能處,遇事他真上
直播:這主播能處,遇事他真上 連載中

直播:這主播能處,遇事他真上

來源:google 作者:金陵夢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飛 都市小說 金陵夢生

【直播+無女主+搞笑+神豪】葉飛穿越平行世界,綁定了【超級人氣系統】第一次直播的他,遇到了一起猥褻事件見此情景葉飛直接挺身而出直接衝上去對着猥瑣男一個大逼兜子巴掌落下全場寂靜無聲而直播間里的觀眾則瘋狂的大喊:「卧槽,葉主播這人能處,有情況他真上!」「我去,牛逼了我的葉哥!」「正道的光,照在那大地上!」自此,葉飛開啟了火爆全球之路!展開

《直播:這主播能處,遇事他真上》章節試讀:

開着X5,哼着小曲,葉飛來到了一處公園。

這裡他之前直播也來過。

一般都是晚上看大媽們跳廣場舞。

不過現在才下午4點多,大媽們還沒有就位。

廣場上只有零零散散幾個大媽,在看着手機學習廣場舞舞步。

「葉哥,不會又讓我們看大媽跳舞吧?」

「我才三十多啊,那些大媽都是退休了的,不合適啊!」

「暈,我新來的,朋友推薦我說這是個正能量主播,原來就是播廣場舞的?」

「秘術:千年殺!捅樓上屁股,讓你說我鯊魚卡卡西!」

「我覺得不會,葉哥現在直播風格和以前不同了,肯定會給我們一些驚喜的~」

葉飛沒有理會這些彈幕。

他把手機架好,讓攝像頭能拍到自己全身。

然後對着手機說道:「為感謝家人老鐵們這兩天的支持,我葉飛在這給家人們表演一段才藝。」

「希望大家不要嫌棄。」

在直播間三十多萬觀眾的注視下。

葉飛擺開了架勢。

他足尖輕輕點地,身體微微律動起來。

「這是在幹啥?」

觀眾們心裏都十分好奇。

很快,一片枯葉從樹枝上落下,緩緩飄到葉飛前方兩米處。

只見葉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抬起右腿。

在枯葉還沒落地之時,用足尖精準的踢中了這片枯葉。

枯葉受到他的衝擊,重新騰空飛起,大約到了葉飛頭部高度。

他迴轉身體,整個人騰飛了起來。

藉助身體擺動的力量,他閃電般得踢出左腿,帶着破風聲,打出一記漂亮的鞭腿。

『咔嚓』一聲脆響。

枯葉被他踢得粉碎。

葉飛抹了一下鼻子,收回右腿,身體繼續律動起來。

-------------------------------------

「這是幹嘛,踢樹葉?」

「表演武術啊?葉主播還有這特長呢,以前沒發現啊~」

「樓上不懂別瞎說,這是截拳道,李小龍發明的那個。」

「沒錯,我就是截拳道愛好者,練習截拳道五年多了,我發誓葉哥剛才這一套絕對不是一日之功。絕對是隱藏了實力的大佬。」

「這麼牛B?寶藏男孩葉飛,我的寶貝666!!!」

「原來葉哥這麼吊,難怪那天在公交車上敢死懟那個肥豬,牛批!」

直播間又熱鬧了起來,紛紛開始爆贊起葉飛來。

沒錯,葉飛剛才所展示的正是系統抽獎賦予他的截拳道能力。

在獲得能力的一瞬間。

他就覺得有大量的理論知識和寶貴經驗,如同潮水一般湧進了他的頭腦中。

雖然他沒有任何練武的經歷。

但是在短短几秒鐘就掌握了截拳道,而且還到達了熟練的層次。

截拳道是一代功夫巨星、武術家李小龍宗師創立的一種科學的街頭實戰技擊術,在世界武壇上獨樹一幟。

李小龍早年曾系統的學習各種傳統武術、擊劍、拳擊,還拜師詠春拳名師葉問系統的學習詠春。

後來,李小龍融合世界各國拳術,以詠春拳、拳擊、擊劍作為體系,融合世界各種武術精華創立了截拳道。

截拳道的修鍊難度極高,就連直播間內練了五年的水友,也僅僅是初窺門徑而已。

而葉飛,已經是熟練掌握了截拳道。

葉飛也是本着想體驗一下截拳道的威力,所以才決定來公園打一套。

沒想到越打越帶勁,一不注意時間,天色已經擦黑。

他正想收拾一下下播回家,沒想到麻煩找上門來了。

隨着一陣嘻嘻哈哈的吵鬧聲傳了過來。

葉飛抬頭一看,幾個大媽迎面朝他走了過來。

其中一個領頭的大媽上來就氣勢洶洶地說道:「小夥子,你都看到我們來了,怎麼還佔着我們的地方不走?你不知道這塊一直是我們的專用地盤嗎?」

這個大媽穿着大紅色的衣服,手上還拿着一把彩色的扇子,頭髮是爆炸般的泡麵頭,典型的中老年婦女的扮相。

再看後面幾個同樣面色不忿的大媽,她們統一穿着翠綠的衣服,手上同樣拿着和領頭大媽一樣的扇子,一個個躍躍欲試,想要上來罵一罵葉飛。

葉飛心裏一喜。

他知道增加人氣的機會,來了!

不用說,這幫阿姨們,一看就是血洗籃球場、足球場和市民廣場的廣場舞天團。

一看這個架勢。

剛才還在空地上帶着孩子玩耍的大爺們,紛紛拉着孩子踩着小推車到了別的地方。

還有一些散步的情侶們,一個個都加快了腳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他們所有人都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樣子,生怕惹上了這幫大媽。

可以說,天下苦廣場舞久矣。

可沒辦法,對於這幫霸道的大媽。

他們不敢惹!

大媽們見葉飛盯着它們。

沒有絲毫想要讓位置的意思。

頓時,整個市民廣場都要被掀翻了。

「你這人,太沒素質!」

「哎喲,真的是,現在的年輕人哦。」

「我們一天家務忙下來,想運動一下鍛煉鍛煉,都不行?」

「太沒有素質了!一個人佔了這麼大的地方,佔著茅坑不拉屎啊?」

「誰說不是呢?年輕人不好好打工賺錢還房貸,來跟我們這幫退休的老太婆搶地盤來了。」

「哼,我那幾套租出去的房子都住着像他這麼大的年輕人,我看他們是太閑了,沒有奮鬥精神!好幾次我去收房租,大周末的都8、9點了,還不起床,要麼就是在打遊戲!呵呵,回去我就漲房租!」

「對,我也漲,讓他們跟我們搶地盤!」

「我說還不如到我那別墅的院子里跳,你們呀,非要來這裡,看吧,沒位置了。」

-------------------------------------

俗話說得好,三個女人一台戲。

現在有這麼女人,可見是有多麼的吵了。

她們先是狠狠的用語言攻擊了葉飛。

指責他不讓位置,佔著茅坑不拉屎。

然後又AOE到了全部年輕人身上來。

說年輕人就是太閑,沒有奮鬥精神。

還說出了要漲房租這種荒唐的話來!

現在哪個年輕人容易了?

天天996,上班累的像一條狗,下班回來恨不得一頭扎到床上不起來!

哪裡像她們說的那樣,遊手好閒好吃懶做。

要說真正閑的,是這些大媽才對吧!

拿着高額的退休工資,每天旅旅遊,跳跳廣場舞,好不自在!

市民廣場本就是公共場合。

人人都可以在這裡自由活動、鍛煉身體。

可自從她們霸佔了這塊空地之後。

但凡有人在這裡運動跑步,都會被她們趕走。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是她們買下來了呢!

聽着大媽們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

葉飛摳了摳耳朵,彈飛一小坨耳屎。

然後淡定的站到了一邊。

看到自己的語言攻擊有效果了,大媽們紛紛露出了不過如此的表情。

她們不知道從哪搞來一個大音箱,放在了空地中間。

隨着震耳欲聾的廣場舞音樂響起。

她們扭動着身體,擺動着手中的扇子,開心地舞動了起來。

一個個生龍活虎,哪有一點鐘老年人的樣子!

真不知道平時在公交車上,道德綁架年輕人給她們讓座的時候,是怎麼好意思的!

周圍散步的和帶孩子的市民們。

聽到這種熟悉的大喇叭聲音,各個面帶怒色。

簡直就是精神污染!

【阿妹不求富貴,只要哥哥的心,你我攜手前進十指連心,阿哥愛阿妹,阿妹的心兒醉~】

【你莫走~~!我不走~~!!!】

【怎麼也飛不出,花花的世界,原來我是一隻,酒醉的蝴蝶~~】

一首首辣耳朵的神曲像蒼蠅一般鑽進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偏偏大媽們都十分享受,一個個隨着音樂起舞,動作整齊劃一,表情開心無比。

正當她們跳得正HIGH的時候,一道刺耳無比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聲音哀怨無比,時不時還伴隨着幾聲恐怖的嘶叫。

如果是懂行的人聽到,一定會脫口而出「lost rivers」。

「卧槽,主播你這放啥啊,也太滲人了吧!」

「這音樂我知道,上回聽的時候我才上初中,整整幾天沒吃好飯。」

「神了!以毒攻毒啊這是。」

「有一說一,我覺得這個攻擊力比大媽們的口水歌還猛。。。」

「網抑雲搜lost rivers,不謝。」

「樓上的,我頂你個肺啊!」

葉飛直播間的彈幕開始暴增。

大媽們循着聲音望去,正是剛才被她們噴走的那個小夥子。

葉飛拿着手機,放着『神曲』,搖頭晃腦的跟着搖擺着。

純粹是因為貧窮,捨不得換手機,葉飛手上的國產山寨機發揮了大作用。

只見小小的手機,放出來的音樂聲音幾乎要壓過了大媽們的大音響。

再加上那滲人的吼叫和詭異的音樂。

大媽們哪還有心思跳舞啊!

帶頭大媽把手裡的紅絲帶往地上一丟,音箱一關,怒氣沖沖的看着葉飛。

葉飛看大媽關了音箱,他也隨手關掉了手機的音樂。

果然,惡人還需惡人磨啊。

葉飛的這番操作。

引得眾人都鬨笑起來,廣場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