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招惹:慕爺的小酥寶聲色撩人
致命招惹:慕爺的小酥寶聲色撩人 連載中

致命招惹:慕爺的小酥寶聲色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半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凉酥 慕南城 現代言情

慕南城養了一個嬌軟小女人,抱着,哄着,慣着,護着,擺在心尖上寵,卻逢人便說他們之間清白無垢後來月黑風高,小女人不僅拿走他的清白,捅了他一刀,還跟野男人跑了他的世界徹底塌陷再見面,慕南城將玫瑰捧在懷,逢人便說他們之間如膠似漆,剛買了第七張雙人床展開

《致命招惹:慕爺的小酥寶聲色撩人》章節試讀:

「……放鬆一點。」

男人的嗓音低沉暗啞,隱忍克制,還是,掩蓋不住其中的激動和興奮。

女孩在床榻里側蜷縮成一團:「不要、不啊——」

被男人一把跩過去。

粗糲滾燙的大手青筋暴起,動情的撫摸女孩嬌美容顏。

「乖乖的,由人化蛟,再由蛟化成龍,稱霸這世界豈不是輕而易舉?」

笑容陰森貪婪。

女孩渾身軟綿綿沒有力氣逃脫,跪下來磕頭。

「求求你行行好,放過我,求求你……」

男人仿若未聞,陷入癲狂固執的**漩渦,輕拍女孩吹彈可破的臉蛋。

「我歷經千辛萬苦才尋得蛟龍化石,提取出幾滴蛟龍之血,你讓我放棄?」

啪嗒~

黑色鐵鏈鎖住女孩四肢,捆綁在公主床上。

男人慢條斯理的戴上白色橡膠手套,打開一隻刻有花紋的黑色錦盒。

「別忘了,你是我撿回來的棄嬰。沒有我救你,你早死在了那個冬天。如今,也該是你報答我的時候了。」

女孩淚流滿面的搖頭:「不、不要……」

忽然瞳孔驟縮。

淺綠色試劑注緩緩射進女孩身體,冰冷,微疼,令女孩臉色煞白。

涼涼夜風吹過。

「不!」

女孩又一次從噩夢中驚醒,脊背冒出一層薄汗,粉潤唇瓣一張一合的小口喘息。

六年了。

她的五官長開許多,青澀之餘,美得不可方物。

苟活於荒郊野外,退化掉語言功能。

還會忘不掉那個惡魔。

月色皎潔。

女孩眸光一凜,小耳朵輕微聳動幾下,敏銳的捕捉到不遠處有聲響。

有人來了!

夜色濃稠如潑墨。

海邊。

海浪一下下拍打岩石,椰子樹搖晃,涼風撲面,忽然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人呢?」

一群身穿黑色謹慎潛水服的男人,迅速分散開,在海邊搜找,不放過任何角落。

一無所獲。

氣得扔下繩索踩一腳。

「媽的,到手的鮫人,™的長翅膀跑了!」

「繼續找,她經常出沒這一片海域,像在等人,肯定跑不了太遠。」

幾人離開。

不遠處的一顆椰子樹,掛滿飽滿誘人的椰子,以及一個小女孩。

腳步聲響起。

寧嶼涼一手叉腰,一手摘下夜視鏡。

「歪,小妹妹,爬那麼高做什麼?趕緊下來,別摔壞了。」

女孩不吱聲,緊緊抱住樹榦。

小腳頭白中透粉,腳底努力貼合小屁股,偽裝成椰子家族一員。

幼稚鬼。

逗笑寧嶼涼。

「聽他們說,你是鮫人?怎麼沒有小尾巴?」

女孩小身子板顫顫巍巍,生怕被拽下去。

「小可憐,連個名字都沒有。」

寧嶼涼悶哼思索兩秒。

「這樣,我給你取一個,就叫做凉酥,喜歡嗎?」

女孩依舊不吱聲。

「小啞巴?」

還想說些什麼,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接到父親的電話。

「嶼涼,咱們家公司出事,險些破產,是慕總好心借了錢,才解了燃眉之急。」

「慕南城?」

諾大帝都能被稱作慕總的人,就那一個,盛世集團的首席執行總裁。

寧父寬慰:「嗯,是他。」

讚不絕口。

「這慕總,是不愛交際。但是,遠沒有傳說中的那般冷血薄情,人好得很。」

寧嶼涼一腳踢上椰子樹:「見鬼,他為什麼平白無故的幫咱們?」

「這個先別管,當務之急,我們得想辦法報答慕總這份天大的恩情。」

「啊——」

小女孩實在抓不住樹榦,手一滑,整個人直直砸下來。

寧嶼涼下意識接住人,微怔:「他缺女人嗎?我送一個給他,改善家族基因。」

據說,

慕南城患有嚴重隱疾,自卑內斂,所以才多年不近女色。

這小子。

寧父露出嫌棄之色:「我在跟你說正事,你才多大,就玩女人?」

寧嶼涼注意力全部落在凉酥身上。

海風撩起額前凌亂的頭髮,手機屏幕亮光罩在女孩瓜子臉上。

長得可真漂亮啊!

捨不得……

.

幾天後。

帝都。

夜色闌珊。

高檔會所,兄弟幾個人聚餐,酒足飯飽之餘,提起最近圈子裡的趣事。

明炙搖晃紅酒杯。

「老慕,寧家和慕家非親非故搭不上邊,你貼錢出手相助,圖什麼?」

慕南城薄唇輕啟:「積德。」

眾人:「?」

這位17歲臨危受命接管慕寧國際,鐵腕手段,為人心狠手辣,對敵人,從不心慈手軟。

令帝都商圈人人畏懼的青年才俊,打算皈依佛門了?

嘖。

保質期真短。

才23歲。

蔣鶴野勾唇打趣:「你缺什麼德,還要積?」

相比半個月前,慕南城手腕上多了幾串纖細昂貴的深褐色佛珠。

語氣寡淡,似自嘲。

「家裡找人算了一卦,說我心狠,身上戾氣重,不利於家庭和諧,積善行德才能破解。」

眾人頓悟。

近幾年,慕老爺子身體差強人意。

最近嚴重不少,已經在床上躺了小半個月沒起色。

爺孫倆關係本來就不好,這下倒好,直接把黑水潑到他身上了。

蔣鶴野胳膊搭在慕南城肩膀上。

「別聽他們吹,你常年不近女色,身上陽氣十足。非要論不和諧,也是你陽氣太多無處發泄。」

兄弟幾個哈哈大笑。

明炙和蔣鶴野對視一眼,給慕南城倒酒:「這話我贊同。」

怎麼說來着,

「佛家講究陰陽調和,一事順,百事順。積善行德的福祉來得慢,等不及。想要你爺爺身體康復,你得儘快找個女人暖被窩,調和你的陽氣。」

盡瞎說。

兄弟幾個里,就屬他們倆最會玩,馳騁情場,女朋友一個接一個沒有斷過一天。

慕南城對女人不感興趣,提醒:「小心你們的腎透支。」

起身,拿起衣架上的西服外套。

「你們接着玩,我困了,先回去休息。」

蔣鶴野看一眼手機:「晚上十點不到就睡覺,老幹部一般的作息。」

怪不得長輩們都說,老慕是他們幾個里最乖的。

明炙倚靠沙發背,雙臂交叉枕在腦後。

「這寧家要是識趣,就該給老慕送個溫柔愜意的小女人暖暖床。」

「寧家又沒女兒。」

.

郁景園。

唐媽接過西裝外套。

「先生,寧家送來了一份禮物,說是報答先生上周的相助之恩。」

「嗯。」

慕南城反應淡淡,換好居家拖鞋,往二樓走。

唐媽猶豫。

「先生不看看嗎?禮物很……特別、很大。」

大?

大在哪裡?

慕南城抬起手,松扯領帶:「在哪?」

「先生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