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枝頭杏
枝頭杏 連載中

枝頭杏

來源:google 作者:等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昶 蘇杏兒

一個王爺竟要娶她?都道她一朝飛上枝頭,蘇杏兒卻心有惴惴他記得她,她卻把他忘得一乾二淨深情王爺和慢熱王妃的愛情故事展開

《枝頭杏》章節試讀:

中和節。

蘇杏兒正在屋中和巧玉、雁回把一些稻種、豆種、瓜子放在青囊里,只聽外面一聲清脆的「蘇杏兒!」

自來了京城,只有一人這麼連名帶姓的叫她,明晗長公主李晚星。

蘇杏兒三人趕忙放下青囊,想要出門迎接,李晚星已經蹦蹦躂躂跑了進來,後面跟着碧翠和另一個蘇杏兒沒見過的婢女。

「蘇杏兒,忙什麼呢?」李晚星瞅了瞅桌子上已經裝好的五六個青囊,「你弄的這些都打算送給誰呀?」

「長公主請坐,」蘇杏兒重又坐下,將手中的青囊系好,放到已經裝好的那堆,「我初來乍到,承蒙大家照顧,就多弄了幾份送給他們。」

「弄這個多沒意思,今天天氣這麼好,悶在屋裡多可惜!蘇杏兒,你跟我去無召山玩吧?那裡的梅花開得正好呢!我們再叫上九哥,正好他今天休沐!」

自打來了京城,蘇杏兒還沒出過王府,聽李晚星一說,不禁有些動心。

「哎呀,還磨蹭什麼!去吧!去吧!」李晚星催促道。

蘇杏兒微笑着點點頭。

「好嘞,你先收拾着,我去叫九哥!」說著,李晚星就風風火火跑出了寶安樓,一路往思露軒去了。

蘇杏兒:「巧玉,無召山遠嗎?」

「不遠,姑娘,駕車不到半個時辰,若行得快了,三刻就能到。」

「嗯,你們和我一起去吧?」

「姑娘,讓雁回陪你去吧,奴婢留下來看屋子,再幫姑娘送這個。」巧玉指了指手中的青囊。

雁回嘻嘻笑着將頭靠在巧玉的肩膀上:「巧玉姐姐就是知道心疼人,姑娘帶我去吧!我還從來沒去過無召山呢。」

蘇杏兒笑道:「嗯,我們一起去。」

「嘿嘿,姑娘你出門可有什麼特別的東西要帶?我這就去收拾!」

「我也不知要帶什麼,你看着準備吧。」

雁回:「得嘞!」

蘇杏兒看着雁回雀躍而去,嘴角翹起,繼續裝着手中的青囊。

巧玉端詳了下蘇杏兒,想了想便問道:「姑娘,不換身衣服嗎?」

蘇杏兒低頭看了下自己半舊的衣裙,笑着搖了搖頭:「不必。」

巧玉還想再說什麼,但看蘇杏兒似乎渾不在意穿什麼,便不再多言。

待蘇杏兒和巧玉兩個將所有的青囊裝好,雁回也收拾好一個小包袱,頻頻朝外張望。

不久,三人便聽到一陣腳步聲,果然見着李晚星又蹦蹦跳跳地回來了,後面跟着好幾個人。

「蘇杏兒!收拾好沒有?我把九哥帶來啦,快出來啊!」

蘇杏兒聞言望去,果然看見李晚星身後跟着李昶,只是他看起來似乎不大愉快。他一進門,一雙星眸就朝蘇杏兒看過來,她想到他那晚的所說所為,便感覺有點慌,忙低頭擺弄起青囊的繩結。

「哎呀,蘇杏兒,你還在磨蹭什麼呢!快點快點,我們出發啦!」

蘇杏兒抬頭,李晚星已經跳到跟前,把她拽了起來。

示意雁回跟上,蘇杏兒就被李晚星半拖半拽着出了門,差點被絆倒,一隻手忙扶上來。

「十一,慢點。」李昶沉聲提醒。

「知道啦,九哥,我是不會讓你的杏兒摔了的,放心吧!」李晚星邊說邊朝蘇杏兒擠了下眼睛。

蘇杏兒瞬間鬧了個大紅臉。

「沒規矩!」

雖然嘴上這麼說,李昶聽到李晚星說蘇杏兒是「他的杏兒」時還是挺開心的,只是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等在門外的姜益安,心情又不美妙起來。

瞎湊熱鬧的渾小子,哼!

「姜公子?」蘇杏兒也看到了姜益安,對他的出現感到有些意外。

「蘇姑娘。」姜益安看到蘇杏兒時眼睛一亮。

李晚星上前拍了拍姜益安的肩膀,回頭對蘇杏兒說道:「我去找九哥的時候遇到了這位兄弟,他聽說我們要去賞梅便想一起。我想着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就邀了他,你不介意吧?」

蘇杏兒看了他們一眼,笑着搖了搖頭:「多一個人,就多一分熱鬧。」

姜益安往後微微撤了一步,剛好李晚星拍不到他。

李晚星拍了個空,回頭看看不知什麼時候退遠的姜益安,又上前一步繼續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位兄弟,你不日就要考試,還跟我們一起去賞梅,也是個心大的!今天就好好放鬆放鬆哦。」

說罷,李晚星就又回身拉起蘇杏兒,一路跑跳着向前。

李昶瞅了一眼姜益安,就急急跟上去。

姜益安也默默跟在後面。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向無召山進發。

蘇杏兒與李晚星一輛馬車。

「蘇杏兒,你還沒見過皇帝哥哥吧?」自上了車就盯着蘇杏兒不說話的李晚星突然開口問道。

蘇杏兒搖搖頭。

「嗯,想來也是。皇帝哥哥在宮裡宴請百官呢,不然他定是不肯放過今天這好日子,必要出宮遛一遛的。」

「宴請百官?那王爺他為何不用去?」

「嗨,九哥他向來懶於政事,是個閑散王爺,這種場合可去可不去的。」

蘇杏兒點點頭,沒再多問。

李晚星又盯着蘇杏兒看了一會兒,突然嘆了口氣,有些猶豫地說道:「蘇杏兒,有句話,我想還是應該提前跟你說一下。」

蘇杏兒看着李晚星少見的吞吞吐吐的樣子有些疑惑:「什麼話?長公主但說無妨。」

「嗯……我這個皇帝哥哥……嗯……哎呀,我也不知怎麼說,總之、總之你以後能不見他就不見他吧。」

蘇杏兒聞言笑說:「我和你們又不一樣,皇帝哪是想見就能見的呢。」

「哎呀,你不明白的,皇帝哥哥他……總之,你聽我的,不要見他!不然我擔心,擔心九哥……」

「擔心王爺?」蘇杏兒看着李晚星仍舊吞吞吐吐的,又聽她提到擔心璟王,心中不免猜想了幾分。

她不禁摸摸自己的臉,忽覺自己的猜想有點好笑。

李晚星看着蘇杏兒摸了摸臉然後失笑的模樣不禁有些着急,便使勁兒掐了一下她的臉:「聽到了沒?」

蘇杏兒回過神來,揉了揉被李晚星掐疼的臉,點頭說道:「長公主雖未說明原因,我想自是為我好的,我記下了。」

「哼,我可不是為你,我是為九哥!」李晚星噘了噘嘴,傲嬌地偏過頭去。

只不過一會兒,李晚星就好像忘記維持傲嬌的形象,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跟蘇杏兒聊起來,一會兒問蘇杏兒老家的情況,一會兒說京城有哪些好玩的。

兩人就這樣說著話,不到半個時辰,馬車就來到無召山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