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後,我被絕美校花纏上了
重生後,我被絕美校花纏上了 連載中

重生後,我被絕美校花纏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金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姚佳雯 曲森 都市小說

重回21世紀初,經歷了90年代的洗禮,風華正茂的世界開始萌芽曲森經歷了家族的異變,開始朝這個充滿回憶的年代奮勇向前……展開

《重生後,我被絕美校花纏上了》章節試讀:

老太太神情嚴肅,一頭白髮打理的一絲不苟,身上的衣服乾淨整潔連個褶皺都沒有。估計要麼是退休老師,要麼是退休幹部。

曲森不敢怠慢,等老太太走近非常有禮貌的鞠躬問好:「奶奶好,給您添麻煩了。」

老太太原本對中介帶個半大孩子來看房很是不滿,見曲森一副禮貌的模樣,沉着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

嚴肅的問:「買房這麼大的事兒,你一個小孩兒能做主嗎?」

「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沒了,爺爺今年夏天也去世了。家離得太遠,十七中宿舍人太亂了,我想有個好的環境學習。

看您家這裡安靜,還安全,離學校也近,所以想在這附近買房子。」曲森不論表情還是語氣都非常誠懇。

倒不是他願意把自己是孤兒的事兒整天掛在嘴上,主要是這個身份容易博同情,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口舌和麻煩。

果然,一番話出口別說老太太了,連中介大姐看曲森的眼神都透出了同情。

老太太臉上的冷色消散,重新打量了下曲森,好心提醒:「孩子,這兒的房子可不便宜,你得想好了。」

「奶奶,我想好了。這裡安靜,不三不四的人進不來,還有您這樣的鄰居在邊上,住在這樣的地方我心裏踏實。」曲森沒接錢的茬兒,把大院環境和老太太誇了一通,順帶表明自己絕對是個老實的好孩子。

一番行雲流水的表演下來,白髮老太太滿意極了。從兜里掏出鑰匙去開門,嘴裏交代:「你先看吧,看好了我幫你聯繫房主。」

「謝謝奶奶。」曲森保持着乖寶寶的模樣,等白髮老太太開大門後跟着進到院內。

院子不大,中間一條石板路,兩側的園子幾乎完全被雜草淹沒,只能看到幾顆月季和一株臘梅樹。

小樓方方正正,一樓中間是入戶門,兩側一邊一個鋁合金窗戶。二樓中間是個小陽台,兩側的窗戶也是鋁合金的,右側窗旁掛着空調外機。

「這院子得好好收拾收拾了。」白髮老太太嘴裏叨咕着開門示意曲森進屋。

老格局的房子,除了過道就是房間。

房子里進門對着走廊,左面的房間是書房,右邊是客廳。中段左面是上樓的樓梯,右面餐廳。最後面左邊是帶浴缸的廁所,右邊是廚房。

二樓的格局應該後改過,上樓梯是個小廳,南側兩間卧室,北側一間鋼琴房和一個小廁所。

樓上樓下看了一圈兒,曲森非常滿意。

走廊、餐廳、廚房、廁所鑲的瓷磚和地磚,客廳、書房、卧室鋪的地板。六十多年的老房子,棚頂不見水印,牆上也沒有開裂的地方。

冰箱、洗衣機、電視、空調一應俱全,卧室實木的床和柜子,書房的書桌和書架也都是實木的。

尤其是客廳,黑色皮質的大沙發,咖啡色茶几,一股濃濃的機關單位待客室風格。

聽老太太說房主在南方安家,除了二樓的鋼琴要帶走,傢具電器什麼的全都不要了,簡直是拎包入住。

「挺好的,奶奶,麻煩您幫我聯繫房主吧。」看過後房子,曲森幾乎沒有猶豫的做了決定。

「二十九萬呢,你可想清楚了?」白髮老太太嚴肅的提醒曲森。

兩千年二十九萬在安市這種小地方確實是筆大錢,在市區最好的地段買個躍層的樓房都夠了。

但曲森有自己的想法。

首先,這房子離學校夠近還安全。

其次,就沖院里住戶,以後新區開發佔地時不單沒人敢亂來,還肯定得照着高價補償。就算現在買的貴些,算下來也絕對穩賺不賠!

最後,有四十年生活閱歷的曲森非常清楚,自己現在雖然搞到了點錢,但既沒能依仗的關係,也沒可以依靠的親戚。

要是能較好幾個院里的人,碰到事兒了才不至於抓瞎。

老太太哪知道曲森的心思,點了點頭:「行吧,到我家去,我幫你打電話。」

「謝謝奶奶。」曲森鞠躬道謝。

隔壁小樓的格局跟曲森剛看的房子一模一樣,老太太把曲森領進自家客廳,找出電話本翻了一下,拿起座機撥號。

等了一陣電話接通,簡單的和對方說了下情況,示意曲森接聽。

電話另一頭聽聲音是個中年女人,開口就問:「你好,你確定要買我家的房子嗎?」

「是的,我們隨時可以簽合同。」曲森回答。

「我近期回不去,房子的手續在李阿姨那,可以委託中介代辦過戶手續。中介費和代辦費我出,但房價就二十九萬,一分不講。」女人言語非常乾脆。

「價錢我認可,房款過戶時一次性付清。」曲森同樣乾脆,想了一下問:「學校已經報道了,我可以今天就搬過來嗎?」

女人遲疑了一下:「那你今天就得簽合同,再交一筆押金……兩萬塊錢吧。其餘的過戶時付清。」

「可以,沒問題。」曲森痛快的應下,將話筒遞給一旁的老太太。

老太太有些訝異曲森說話的幹練,但轉念一想,歸結於沒爹媽的孩子成熟的早。

接過話筒給對面的女人確定了下情況,招手讓站在門口有些局促的中介大姐過來。交代了一番後,取出已經準備好的房屋手續,同時給中介大姐紙和筆,讓她寫收條。

中介大姐檢查手續確定沒有問題寫了收條時,曲森問老太太:「奶奶,押金交給您還是交給中介?」

「給中介吧。」老太太顯然不願意沾手錢方面的事情,又叮囑曲森:「給完押金記得要收條。回頭你拿收條來我這兒取鑰匙。」

「記下了,給您添麻煩了。」曲森鞠躬感謝。等中介大姐打完收條,倆人告辭離開。

出了大院,曲森對中介大姐說「,我現在去取錢,下午到你那簽合同。」

「好好好,我等你!」眼瞅着中介費到手在即,中介大姐對曲森說話的態度完全不一樣了。

時間臨近中午,曲森打車直奔市內,先去商店買了個中號旅行箱和一個雙肩包,然後到火車站寄存處取出寄存的拖箱。候車大廳廁所隔間里插上門把錢倒到新箱子里,然後背着雙肩包托着新拉杆箱出了火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