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我成了負二代
重生我成了負二代 連載中

重生我成了負二代

來源:google 作者:嫿雲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嫿雲白 王春良 都市小說

鬱郁不得志的人基本都重生了,重生了的人基本都升官發財了,升官發財的人基本能預知未來了,雖然帶有諷刺,但重生確實是一種趨勢……展開

《重生我成了負二代》章節試讀:

王春良激動拍了拍包小天后背,這才捨得把他鬆開。

「答應我,以後不許下河摸魚,再摸我跟你急眼。」

包小天瞪着眼,盯着王春良研究一番:「說什麼亂七八糟的, 你腦袋沒事吧?」

「別操心我,回頭我幫你多溫習溫習水性,爭取幫你過了那個坎兒。」

包小天平復下心情,覺得不能跟傻子較勁,話題轉向他那台寶貝錄音機。

「良子,看看我這雙卡錄音機怎麼樣,索尼的,我南邊姐夫給我買的。」

包小天姐姐包小雅是七間房公認的村花,嫁了個南方小老闆。

可惜是個大胖子,王春良記憶里見過一回。

只是一想起他姐夫長相,王春良頗有感慨:「你姐夫可真有福啊!」

「那是!我姐夫上回來還說,我姐是個好姑娘,為我姐離婚他一點也不後悔。」

這話聽起來更上頭了。

王春良覺得自己這心吶,撓撓的。

「給我來包大生產和兩瓶老雪,我要致敬我已經逝去的青春。」

「嘖嘖。」

氣氛頓時緩了下來。

包小天斜眼牆上的小黑板:「不是我不夠意思啊,親兄弟還得明算賬,你看你這個……」

包小天搓搓手指。

小賣店小黑板上面用白粉筆寫着村裡賒欠,赫然寫着王進林三個字。

呦呵!

自家老王又在這欠了三塊二?

着實沒少欠啊。

有了剛剛經驗,王春良覺得這一切都很簡單。

「瞅你!就說跟你辦不成事。」

王春良勾搭包小天肩,故伎重演:「剛剛被你打岔忘了,我媽讓我過來問,我爸欠你家的八塊二,是現在還,還是等中秋一起還?」

「八塊二?」

包小天當即替他媽做主:「那就等中秋一起還!」

二人則各懷心思,勾肩搭背,好生一對親兄弟。

王春良洋洋得意:「那趕緊給我拿酒拿煙啊。」

包小天提提褲子,露出腰間皮爾卡丹大腰帶:「那正好我也餓了,咱倆整一杯。」

包小天渾身上下都時髦,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城裡的小青年。

王春良不恥:「酒錢記我賬,憑啥我跟你整一杯?」

「我看你還沒全傻啊,這頓我請不就完了么?!」

突然變成請客,王春良覺得這事沒這麼簡單。

起了兩瓶老雪,包小天搬個小板凳就湊了過來。

「良子,你的事我們七間房可傳遍了啊,快跟我說說是不是那回事?」

???

「哪回事啊,都是瞎傳。」

王春良心說,我要知道怎麼回事,我過來打聽你啊!

「良子,你可別扯了,跟我裝大瓣蒜是不?你為那丫頭跟錢大寶幹起來,錢大寶還動了噴子,你反殺捅了他兩刀。

你為民除害,我那幫兄弟可都服死你了,這事有啥不好往外說呀?!」

啥?

噴子?

自己還拿刀捅了人兩刀?

王春良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錢大寶可是出名的混子,王春良打小就知道。

狠起來連小孩作業本都撕,打架對他來說全是業餘愛好,從不手軟。

王春良初步判斷包小天這話應該沒什麼水分。

「那啥,你低調點,別給我瞎傳。我就是瞅他不順眼,尋思把他手腳給廢了。」

包小天豎起大拇指:「行!春兒,你也是個爺們。都傳錢大寶把你打的可慘了,沒打怎麼樣吧?」

「……」

空氣頓時就脆了。

「怎麼的,擱這跟我裝失憶呢?我跟你說,那種情況跪下就對了,不丟人。就是你身子骨太弱,有點不抗揍……」

「我最後問你件事啊,你跟那丫頭究竟親上了嗎?可有人說你伸舌頭了啊,你跟天哥說說,啥滋味?」

「呼!」

劇情走向儼然超過王春良把控。

好在王春良終於搞清楚了事情經過。

故事挺狗血,原來他暗戀一個女孩,而那個女孩卻是街頭流氓霸凌的對象。

有一天他看不過去,終於出手了。

然後出手過程略,總之雙手難敵眾拳,王春良被打的很慘。

至於那個姑娘是怎麼倒地,王春良又怎麼主動親人家,這就沒人講得明白。

反正是上來就親,還親的挺狠。

這也是王春良被學校開除的主要原因,打架是次要的,耍流氓才是關鍵。

包小天這麼一說,王春良都有些無語了,如果沒判斷錯,這應該是傳說中的人工呼吸吧?

就是這伸舌頭?

呸!

無恥!

趁火打劫!

下賤!

狗血網文都不敢這麼寫!

就在王春良遺憾不知啥滋味的時候,小賣店門帘一掀,盛夏餘溫頓時湧入屋內,接着一個梳着兩條麻花辮的女孩走了進來。

那是一個十七八的姑娘,鼻子高挺,小圓臉盤,嫩的能掐出水。

上身穿着一件碎花的確良襯衫,領口微微被撐開,兩條麻花辮恰到好處的垂在肩。

下身褲腿向上挽着,潔白小腿和一雙蠶寶寶般**的小腳丫,很讓人眼前一亮。

都說女人的腳輕易不能看,果真如此,王春良只看一眼,就刺撓的有些燒膛子,火嚕嚕的。

王春良瞅姑娘有點眼熟,還不好直接問包小天是誰,怕露餡。

姑娘手裡拎着一個空酒壺,進屋先瞥了王春良一眼,毫不掩飾嫌棄:「德行!」

「……」

王春良打了一個嗝,一股濃郁的麥芽糖味從胃裡反了出來,整個人頓時精神不少。

心道:不是吧?難道這個就是自己人工呼吸的那位?

被自己佔了便宜?

耿耿於懷?

想到這,王春良嘴牙子即將咧開。

這丫頭帶勁,腰細臀圓,胸部雖然剛剛發育,但一點也不平坦。

尤其領口露出那一點點白,雪膩香酥,看着就非常的柔軟。

尤其是那個臀,就算一屁股把自己坐死,王春良都覺得心甘情願。

娶了!

「親」了就要負責!

就算倒插門也是真愛!

誰料,包小天這貨一開口頓時把王春擊倒在地。

「姜黎黎,又下河摸魚去啦,給你家姜叔當下酒菜?」

王春良腦瓜子嗡了一下。

姜黎黎?

不對呀,王春良記憶里的姜黎黎勇武威猛,長相彪悍,怎麼眼前的人跟自己記憶完全不搭邊?

姜黎黎這會正來氣呢,不想理人,酒壺直接摔在櫃檯:「打二斤散白。」

裝了酒,姜黎黎拎酒壺出門又路過王春良,越瞅越嫌棄:「臭流氓!」

「誒?!」

聞言,姜黎黎又忽的轉過頭來,故意抬高音量:「誒?誒什麼誒?我爸讓我問你,你家欠我們家的500塊錢究竟什麼時候還?」

王春良一激靈,終於鬧明白,為啥老爸老媽上門專指姜家呢,原來是想拿自己抵債。

合著,自己就值500?

姑娘「啪」頭一甩,氣哄哄的,啪嗒啪嗒走出小賣店。

這脾氣,讓你迷人讓你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