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醫妃盛世寵
重生醫妃盛世寵 連載中

重生醫妃盛世寵

來源:外網 作者:蘇衾衣蕭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衾衣蕭衍 都市言情

前世她錯信惡人,落得個剖腹取子含恨而死的下場。牽連將軍府滿門被滅,連世上最珍惜她的人也因她慘死!蘇衾衣發誓,若能重來一世,定要讓欺她害她之人百倍償還!還有那個被自己連帶致死的痴情王爺,她要好好的和他過日子。老天有眼,她一朝重生,渣男還是渣男,惡女還是惡女,蘇衾衣拳打腳踢,爽到飛起!可為何痴情王爺對她冷漠相待愛答不理?蘇衾衣狂追不舍,王爺一把推開:上輩子的賬,本王還沒算完呢!展開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試讀:

不速之客到來,蕭景則修養極好的站起身,「皇叔說的是哪裡話,大理寺公務繁忙,皇叔請保重身體。」說完便恭敬有禮的做了個揖。
蘇衾衣看向他,瞧見他腰間的玉佩,眸色黯了黯。
「身子固然保重,但名節亦重要。」蕭衍睨了一眼蘇衾衣,諷刺之言脫口而出:「譽王可知蘇二小姐與本王有婚約在身?」
還是第一次瞧見這麼咄咄逼人的蕭衍,不止蕭景則,蘇衾衣都愣住了。
「景則知。」
「既然知道,便掌握好二人關係。」蕭衍聲音輕,但不乏藏有威嚴,「若傳出去污了本王名聲是小,髒了蘇二小姐聲譽才是大。」
蕭景則臉色難看極了,沉默半天才回了一個「是」字。
蕭衍全程都沒與蘇衾衣說過話,彷彿就是來走個過場。但他人離開後,蕭景則也沒了哄人的心情,找了理由便匆匆離開。
蘇衾衣在這裡坐了一會兒,才準備回去。
心念着同福記的蘇子糖,她遣了彩雲去買,自己則是心事重重的在街上遊逛,走着走着就到了個偏路上。
這條街未免太安靜了些。
蘇衾衣預感總是很准,她回神想從另外路拐回去的時候,前面路被人攔住了。
「哪兒去啊,小姑娘!」四個流里流氣的男人提着刀擋在她前面。
「你們是何人?」蘇衾衣還算鎮定,眸子冷冷的看着他們。
「哥幾個是要好好疼愛你的人,過來讓哥哥們好好疼疼……」幾個人嘴裏說著下三濫的話,便慢慢的朝蘇衾衣靠近。
這幾人穿的衣裳價值不菲,甚至還有圖騰,一看就不是打家劫捨出來的,應當是臨時抱了佛教。
想到一個可能性,蘇衾衣涼薄的一笑。
蕭景則啊蕭景則,你是打定主意要壞我名節,竟然還敢來第二次?
蘇衾衣不會武又沒有防身武器,只得不住的後退,很快的就抵到了牆根下。
「你跑不掉的,讓我們好好親親就放了你,怎麼樣?」為首的男人雙眼盯在蘇衾衣胸前,眼底貪婪色畢顯。
蘇衾衣顰蹙了眉,左右看看都沒瞧見什麼能用的,只有腳下有跟斷裂的木棍。
到底是女子,跟四個大男人周旋還是吃虧。
好你個蕭景則,今日約她出來原來是謀划了這個。
「我是將軍府蘇家二小姐,你們最好想清楚,是你們的命重要還是為難我重要。」蘇衾衣硬的不行就只能來軟的,拖延時間尋個逃跑機會。
只要到了正街,這些人就做不了什麼了。
「老子管你是誰,皇帝的女兒老子也照上不誤!」男人惡狠狠的吐了口口水,當即朝蘇衾衣前胸抓了過來。
蘇衾衣反應極快,彎身抓了棍子鉚足勁打在那人腿上,見那人吃痛,她便從對方腋下鑽出去,飛快的往前跑。
其餘幾人見蘇衾衣要跑,立即追過去抓她。
一人扯住蘇衾衣黑髮,將她拖回幾米,蘇衾衣掙扎,被那男人狠狠抽了一巴掌。
口中腥甜,蘇衾衣唇角流出血來。
外衫被人扯開,她雙拳緊握,屈膝命中對方下半身,隨後她狼狽的在地上打了個滾,手一划摸到石塊時,她打算跟那幾人同歸於盡。
嗖嗖嗖幾聲,那原本還抓着蘇衾衣的腿要褪下衣褲的男人倏地瞪大眼,便趴下沒了氣息。
變故來的太快,蘇衾衣抬起頭就看到蕭衍站在街角不遠處,手指還夾着幾片銀葉子。
「蕭衍……」蘇衾衣啞着聲,眼瞧着那人走到她跟前。
本以為蕭衍會像以前那樣對她噓寒問暖,可他張口說出的話卻像是針刺一樣,扎的蘇衾衣心疼。
「不是譽王過來,蘇二小姐是不是很失望?」蕭衍嘲弄的看着她。
蘇衾衣身子顫着,還沒從剛才的事里緩過來。
她髮絲亂了,唇角也被打破了,外衫褪了一半,褲子也歪歪扭扭,整個人就那麼狼狽的坐在地上。但身子上的痛抵不過心痛,蕭衍的話讓她胸腔發疼。
「蕭衍,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她聲音輕的不可思議。
「蘇二小姐以自身清白想引得譽王英雄救美,招數是好招數,未免太不潔身自愛了些。」蕭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還是說,這出苦肉計是演給本王看的?」
苦肉計?他說這是苦肉計?
差點清白不保的危難到了蕭衍嘴裏就成了吸引譽王和他的苦肉計?
難道他早就看見自己被那四個人纏住,就站在那裡一直看着熱鬧?
蘇衾衣倔強的逼退眼底欲要瀰漫的水汽,撐着地面站起身來。
她沒說話,就那麼靜靜的看了蕭衍一會兒,在他身邊擦身而過,不再回頭。
蕭衍在原處站了一會兒,睨了一圈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彎身拔下銀葉子,自言自語道:「為了蕭景則你有什麼做不出的,何苦要演齣戲給我瞧?」
蘇衾衣是從後門回的將軍府,若是被人瞧見她這副狼狽樣,保不齊又有什麼閑言碎語傳出來。
換了身衣裳後,彩雲才姍姍來遲。
看到蘇衾衣微腫的臉,她嚇了一跳,「小姐,你臉怎麼了?」
「沒怎麼,摔了一跤。」蘇衾衣對今日之事閉口不言,抬手摸了摸腫脹的臉,無聲的笑笑。
蕭衍那人對她的態度,為什麼變了?
她想了一夜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第二日,蘇衾衣是被彩雲給晃醒的。
胡亂穿了件外衫,她半閉着眼跟着彩雲出門瞧熱鬧,原本還興緻缺缺的蘇衾衣看清楚門口擺的幾大箱子,不由得擰了擰眉。
那些箱子上豁然印着「涼王府」三個字。
蕭衍想要做什麼?
蘇衾衣站在原地不為所動,倒是聞聲趕來的趙姨娘掐着尖細的嗓子大呼小叫,「呦,這不是涼王殿下送給咱們衾衣的寶貝嘛!涼王殿下真是有心了……」
不等蘇衾衣發話,趙姨娘就幾步過去掀了箱子,隨即驚呼聲此起彼伏。
因為蕭衍確實送了她幾大箱子的寶貝,有金粉凃於表面的珍珠、玉石雕刻紋理的珍奇、形態各異的蝴蝶髮釵、瑪瑙石鑲嵌在衣領上的空山侯錦繡紋束裙,可以說是一應盡有,瞧着就是費了心思的。
但只有蘇衾衣在看到那些東西時明白了對方用意,蕭衍送這些東西就是來羞辱她的。
那人是想告訴她,什麼叫「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嗎?
「衾衣啊,涼王殿下對你是真的上了心的。」趙姨娘眼底冒光,高興極了,恨不得將那些寶貝都抱在懷裡挨個親一親。
蘇衾衣瞧了趙姨娘一眼,沒吭聲。
所有人都認為她痴纏蕭景則,上一世也這樣,每個人都在勸她乖順的當個涼王妃,斷了對蕭景則的念想。現在想想,當初的那些人是對的。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