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攝政王妃好兇殘
重生之攝政王妃好兇殘 連載中

重生之攝政王妃好兇殘

來源:google 作者:春衣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容璟玉 沈念

沈念,將軍府嫡出大小姐,風華絕代,一手劍術出神入化,卻因一個男人,被眾人貼上「花痴」之名,被世人恥笑議論,而她呢,自以為找到了真愛,不惜退了與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攝政王的婚約,只為追隨心上人,卻害的祖父氣死家中,兄長也死在盜寇之手,就連忠君愛國的父親,也被扣上「勾結外敵,企圖起兵造反」的罪名世代清白的將軍府,因為她家破人亡!她更是死在了最信任和最愛的人手上!重活一世,她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手刃仇人,扒皮抽筋,拆骨飲血,以報心頭之恨!展開

《重生之攝政王妃好兇殘》章節試讀:

木母被送回木府,沈念帶着眾人去了大廳,而錢醫師不知因為什麼竟然同意暫住在將軍府為木希藍調養身體,木飛文的目光在沈念和錢醫師之間來回打轉。

沈老爺子坐在首位,跟才聽到消息匆忙趕回來的沈父相視後輕微的搖搖頭,兩個人都不知道沈念要幹什麼。

「爹,齊兒呢?」沈父見沒看到沈修齊,木家與自家一直交好,兒女們的感情更是親密無間,這木家小姐在自家府里出事,沈修齊作為嫡子,將來的一家之主竟然不在場。

「不知去哪了,方才出去了。」沈老爺子沒說的是,自家孫子是帶着佩劍出門的。

而沈念,她就是在等沈修齊回來,兄妹倆的默契讓她知道哥哥去幹什麼了。她忽地把目光看向一旁神情自若的沈思怡,勾起了嘴角,眼裡卻是駭人的冰冷。

外頭傳來腳步聲,沈修齊一手提着劍一手拎着一名女子進來,身後跟着的護衛手裡還扶着一個滿身血跡的婆子。

沈思怡在看到蓮沁和那個婆子時,瞳孔劇烈收縮,臉色募得變得蒼白,她心中大亂,不安的瞄了眼首位的沈老爺子和沈父,一扭頭便跟沈念似笑非笑的眼睛對視上。

蓮沁被沈修齊一腳踢中膝蓋跪了下去,一旁的婆子也神情恍惚的跟着跪下,見到沈老爺子和沈父,連連磕頭:「老爺子,將軍,是二小姐!是二小姐指使奴婢的。」

「放肆!你這個刁奴竟然敢胡亂潑髒水!」沈思怡猛地站起,指着婆子憤怒無比。

一時間所有人都把目光彙集在沈思怡身上,她連忙恢復神色,一如她溫婉善良的小白蓮形象。

「妹妹這麼激動幹什麼,難不成是心裏有鬼?」沈念直直的看着她,似是看透了沈思怡的內心。

「我,我只是氣憤。」

沈念嗤笑一聲,隨即看向跪着的兩人,其他人也沒有開口,只有沈父安慰般的看了她幾眼,他回來的晚,整件事情也一知半解的,現在這情況既然老爺子都默認交給沈念了,他也不多說。

沈思怡心中多了幾分怨懟,跟蓮沁使了個眼神,得到回應後穩穩的坐在了椅子上。

「小姐,奴婢說的都是真的,毒藥是蓮沁交給我的,她說不會出人命,奴婢沒辦法,蓮沁拿我孫子威脅,奴婢這才。。。」那名婆子手腳並用的爬到沈念腿邊,哭喊着,卻被蓮沁藏在暗處的袖弩射中胸膛,穿心而過。

臉上悲慟的神情永遠的停留在這一刻,沈修齊已經把蓮沁的暗器收了起來,捏住她的喉嚨,臉色暗沉沉的。

「大哥,放下她。」沈念走過去,拍了拍沈修齊的手。

「咳咳,這件事與二小姐無關,是我自己背着二小姐做的。」蓮沁被丟在地上,虛虛的趴着,嘴裏還在替沈思怡撇清關係,她只要讓沈將軍相信二小姐就行。

沈念烏黑的眼珠子在蓮沁臉上轉了圈,冷冷一笑,看着滿臉衷心的丫鬟,卻是對着沈思怡說道:「思怡妹妹的這個貼身侍女,還真是忠心耿耿啊。」

沈思怡皺眉,看了眼沈父,委屈巴巴的出聲:「姐姐這是什麼意思,蓮沁是我的貼身丫鬟沒錯,但我也不可能時刻盯着她,我也很震驚她會背着我。。。」說著還看了眼蓮沁,欲言又止,臉上儘是痛意和指責。

「爹爹,你要相信我啊。」沈思怡跪到沈父面前,兩眼淚汪汪的,看着讓人怪心疼的,這不,沈父親自把她扶了起來,真相信了。

沈老爺子在一旁搖搖頭,對自家這個兒子已經是無語了。

木飛文和沈修齊看向沈念,見她慢悠悠的走到蓮沁面前,蹲了下來,手裡還拿着一顆褐色藥丸。

「那你倒是說說,本小姐做了什麼事讓你這麼記恨?」

「。。。你恣意妄為,任性刁蠻,不顧自己的身份,在外面做盡蠢事,不僅抹黑將軍府的名聲,還害的我家小姐被同齡世家小姐恥笑,我就是看不過!」蓮沁眼裡的鄙夷和忿恨不加掩飾。

沈念簡直聽笑了:「這麼說,你還是為了我將軍府和思怡妹妹的名聲好啊~」

「當然!像你這樣仗着自己身份為非作歹的,就不配活在世上!」

沈念真的是笑了,笑得眼淚花都出來了,除了沈思怡,其餘都有些心疼沈念,見她被一個婢女這樣說,心裏跟被什麼揪住了一樣。

沈思怡只覺得蓮沁簡直說出了她的心聲,恨不得她再多說幾句惡毒的話詛咒一下沈念。

沈老爺子聽不得別人對沈念的詆毀,豎著眉毛怒瞪,指着蓮沁就罵:「念兒如何用你來指責?我慣的你有意見!一個下毒禍害人的玩意兒,別說是恣意妄為,刁蠻任性,只要我家寶貝孫女兒高興,捅破了天又如何!」

話題一轉,又對着沈思怡說道:「連一個婢女都管不好,你這二小姐當的倒是出息!我看你倒不如從哪來打哪回!」

沈思怡從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沈父撿來的,這要是離了府,她又能去哪?難不成上街流浪乞討,跟那些骯髒的乞丐一樣?不,絕對不行!

沈思怡又嬌弱的跪了下去,梨花帶雨的樣子企圖能讓老爺子態度軟化些,可她忘記了,老爺子從來就不喜歡她。

「祖父,是我的過錯,若不是我太過軟弱,怎麼會連個下人都管教不好,思怡甘願受罰!」

沈老爺子哼了哼,不去看那副故作可憐的樣子,就她那點水平,也就騙得了他那蠢笨的兒子,軟弱?她要是軟弱,之前沈念怎麼會被她哄得言聽計從!

不動神色的睨了眼沈念,心裏舒坦了不少,還好他的寶貝孫女現在不糊塗了。

沈念挑挑眉,似乎不太明白沈老爺子的眼神,不過多糾結,反正老爺子不會害自己。

沈念蹲累了,站起來往沈思怡旁邊坐了下來,手上明晃晃的露出那顆藥丸,見沈思怡有些好奇,還好心的遞給她,至於沈思怡敢不敢接、、、、、、

她就不知道咯。

「斷腸丹,主要由斷腸草製成,毒性極大,吃下後腸子就會變黑粘連,腹痛難耐而死,」沈念看着沈思怡慢慢變得驚恐的眼神,又把斷腸丹往她眼前湊了湊:「要試試嗎?」

沈思怡脖子僵住了,連呼吸都下意識放慢放輕,生怕它沾染過的空氣都帶有劇毒,她看着沈念笑意盎然的把玩着那顆斷腸丹。

她從沒見過這樣充滿戲弄和惡意的沈念。

她不是沈念!

「蓮沁,你還要說今天下毒的事,都是你一人所為嗎?」沈念淺笑着。

「。。。是,毒是我自己買來的,也是我指使威脅婆子的,呵,沈念,你該死!」

你不該出生在將軍府,更不該佔了二小姐嫡出的身份,二小姐比你優秀太多,都是你擋住二小姐的路!

蓮沁與沈思怡同齡,被分到她院子時還只是個普通的掃地丫鬟,時常被欺負,後來被沈思怡看到,見她可憐才提拔她做自己的貼身丫鬟。

因此,蓮沁對沈思怡忠心耿耿,唯命是從,哪怕是奉獻自己的生命,她也在所不辭!

沈念嘆了口氣,似乎有些遺憾,隨後將手裡的藥丸塞進蓮沁的嘴裏,語調平淡:「既然如此,藍藍受過的罪,你也經歷一遍吧,不過這個毒,可比你那個要烈很多。」

沈念拍拍她的臉,冷着臉漠然的看着她漸漸因痛意而扭曲的臉:「慢慢享受吧。」

毒發的很快,蓮沁的嘴唇已經變成了黑紫色,嘴角的血止也止不住,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蜷縮着,看上去有些駭人。

沈修齊見狀也只是遞了塊帕子給自家妹妹,示意她擦擦剛剛碰過毒藥的地方,他並不知道沈念百毒不侵的體質,不過,沈念對哥哥的關心不可能拒絕就是了。

木飛文向來風流勾人的眸子一閃而過的訝異,卻也沒多說,搖搖扇子,儼然翩翩少年郎的氣質。

不過片刻,蓮沁就已經咽了氣,沈修齊踢了一腳,露出她猙獰的死狀,瞳孔放大的眼睛正對着沈思怡,嚇得她腦海里有些暈乎乎,心裏不止發憷。

「念兒,你這毒藥從哪來的?」沈父突然開口。

「我自己做的呀。」

「、、、你會使毒?」沈父面色有些震驚,他常年外出打仗,他對沈念以及沈思怡的印象還停留在小時天真無邪的階段。

沈念聽到沈父的質問,下意識點點頭:「醫毒不分家,我會醫術,制毒的話,會一點點。」

沈父深吸一口氣,他的女兒何時學會的醫術,他竟然一點都不知道,真的是。。。枉為人父啊!

毒不毒的已經被他忘在了腦後,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對這個親閨女的愧疚,覺得自己對她的關注太少了,實在是對不住她早逝的娘。

沈老爺子和沈修齊把沈父的神色看在眼裡,心裏皆嘆息,一時間大廳里寂靜無聲。

木飛文在蓮沁咽氣後不久,便已經告辭離開,而木希藍,留在了將軍府恢復,畢竟,他可算看出來了,先前救人的不是那個錢醫師,而是沈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