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諸天無上仙尊
諸天無上仙尊 連載中

諸天無上仙尊

來源:外網 作者:諸葛青風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諸葛青風

仙尊轉世家族傳人被陷害,丹田氣海受損不能修鍊,巧得神石修鍊無上神通,馳騁諸天,無敵星海……丹田破損?可以補;功法有缺陷?可以補;體質孱弱?可以補;相貌不夠好?也可以補;甚至……總之什麼都能補,修鍊必備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hellip......;…【展開】【收起】展開

《諸天無上仙尊》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增加集氣境突破聚靈境幾率的丹藥本就不多見,雖然徐仁給的丹方僅是二品,頂多也就是增加兩成由集氣境九層突破聚靈境的機會,但這已經很有價值了。
像東華郡城這樣的地方,集氣九重已經算是個高手了,如果真能多出兩成機會,有希望更上一層樓,無論是對個人還是對家族都有巨大的意義。倘若這種丹藥到了市面上,必然會引來東華郡城各大家族的哄搶,甚至還會將周圍其他郡城的家族吸引過來。
而讓敬丹閣吳雙大管事更為驚訝的還是那張三品的丹方,這丹方名為爆元丹,作用通過透支體力的方法短暫將實力提升一倍。
當然,這爆元丹也有限制,只對歸元境以下的修鍊者有作用。但是這已經夠了,整個東華郡城的歸元境修鍊者也就寥寥幾人而已。
「徐小弟,你這兩張丹方的價值實在太高了,此兩種丹藥一出,恐怕我們東華郡城敬丹閣都能直接提升一個品階。」大管事吳雙今天太激動,眼前這個徐小弟是東華郡敬丹閣當之無愧的貴人。
「有好丹方,自然也得有好的丹道大師才能發揮真正的價值,在一般人手裡就只是廢紙一張而已,東華郡城也就只有柳閣主有本事煉製出三品丹藥了。」徐仁並沒有覺得丹方如何了不起,因為現在丹方在他這裡與廢紙無異。他無法修鍊,自然也無法催動丹火陣法來淬鍊丹藥,那丹方在他這裡,便沒有放在敬丹閣有價值了。
「徐小弟是個爽快人,如此我就代表敬丹閣將這丹方收下了。」敬丹閣大管事吳雙心情很好,遇到徐仁這個人之後,她的心情一直都不錯,現在已經開始琢磨着敬丹閣是不是還應該再為徐仁做點什麼力所能及的事,比如關於那個三年之約,再比如讓徐仁的家裡人知道敬丹閣和徐仁的關係,讓那些企圖不軌的人收斂一些。
當然,一切都要順其自然,起碼要盡量順其自然。
徐仁並不知曉他那位吳姐姐究竟想些什麼,現在他想的只有怎麼花錢。
如今他花錢的目的已經不再是掩人耳目,也不再是尋找那個可以讓他修鍊的機緣,而是如何能快速的利用補天神石修不好破損的氣海,不然他手裡的靈石就算再多也沒什麼用。現在他根本不缺吸收靈石靈氣的方法,缺的是如何將靈氣留在身體之內。
「吳姐姐,今天我來其實主要就是為了送丹方,現在丹方已經交給姐姐了,我就先行告辭了,以後姐姐要是有事,可以直接去徐家找我,反正這段時間我也不會離開家。」徐仁其實也有些無奈,想想之前要出門的一幕,就算他想離開家恐怕也不行了。
「姐姐我等的就是小弟這句話呢,以後徐家我肯定要經常去的,只希望小弟你不要厭煩姐姐哦。」吳雙半掩嬌容,眉目含笑道。
「怎麼會呢,姐姐隨時去,我都歡迎。」徐仁出奇竟有些羞怯,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隨時嗎……」吳雙好像故意向徐仁湊近了一步。
「自然是隨時了,姐姐可與尋常人不同的。」徐仁也向前湊了一步,臉都要貼到敬丹閣大管事吳雙的臉上了。
吳雙下意識後退了兩步,顯然沒想到徐仁會有這樣的反應,不過當她再看徐仁那狡黠的眼神時,便知道自己上當了。
徐仁忙道了聲告辭,而後逃也似的離去了。
「小弟弟長大了呢,居然都會撩姐姐了。」吳雙見徐仁走了,心中竟似還有些不舍的情愫。
徐仁覺得自己好像從來都不曾如此狼狽,與人口舌之爭,他從來都是主導者,也只有在那波濤洶湧的吳雙大管事面前,才會讓他覺得自己很吃虧。
不過,今天徐仁覺得總算找回些場子了,看那吳雙大管事尷尬的表情,還真是讓他覺得挺爽的,當然這位吳姐姐身上的香味也挺醉人的。
徐仁一路回味,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徐家大門外。
此時徐家門外還挺熱鬧,門口站着的好幾個人,不過面色都不善,好像是要找人打架的。
徐仁到了門口才想起今天早些時候做了一件大事,似乎是把那個徐有才的胳膊給震脫臼了。再看看現在門口的徐天貂以及徐有能和他那個苦着一張臉的弟弟,徐仁猜測這幾個人是衝著自己來的。
「二叔,還有兩位兄弟,你們都站在門口做什麼呢?」徐仁並沒有退縮,反而很有禮貌地主動上前打招呼。
「徐仁,你別給我裝傻,我問你你為什麼把有才的手打到脫臼。」徐天貂惱怒地瞪着徐仁,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恐怕徐仁已經死過好幾次了。
「二叔這話怎麼說的?我早些時候想出門走走,可是有才弟弟就是不讓我出門,您也知道我的性格,在家裡實在悶得慌,就堅持要出去,有才弟弟就生氣了,還朝我揮拳頭,我就那麼隨意一擋,他就倒了,天地良心啊,我是真沒想着我這個平日里被你們背後叫廢物的人能傷了有才弟弟啊!」徐仁一臉無辜,那表情似乎好像在說我就是個廢物,實在是你兒子太不爭氣了,怎麼那麼不經打,就被我這麼一個廢物給傷了呢。
「你……好你個小畜生,居然還強詞奪理,今日我要不教訓你,我就不是你二叔。」徐天貂早就恨不得將徐仁除之而後快了,今日徐仁又傷了他的小兒子,正給了他一個出手的理由。
「徐天貂,閉上你的臭嘴,你說誰是小畜生?你是罵他呢還是罵我呢?再說你也是他的血親,難不成你也是畜生?」徐天貂剛要動手,一個滿含怒氣的女子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
「徐仁不念同宗之宜,出手打傷有才,這件事就算是你來了,也得給我一個交代。」徐天貂聽到那個聲音後,眉頭立刻皺成了一個大疙瘩,要說這徐家上下最不好惹的人,並不是身為家主的徐天龍,而是徐天龍那個母老虎一樣的老婆,也就是徐仁的親娘。所以哪怕徐天貂嘴上依舊咄咄逼人,卻還是沒敢當著徐家這位主母的面對徐仁動手。
「你還知道有同宗之宜?既然有同宗之宜,小孩子們打打鬧鬧也是正常,失手把你兒子打脫臼了,也沒有什麼必死之罪吧?你居然以大壓小,還有點家族長輩的樣子嗎?」徐仁的親娘不僅僅是徐家最強的修鍊者,那一張嘴更是凌厲無比,論吵架的本事,徐家無出其右,徐仁能有那般伶俐口齒多半也是遺傳。
「你……你們,好好好,既然你說是小孩子打打鬧鬧,傷了也是誤傷,就讓我大兒子有能來跟徐仁走幾招,你敢是不敢?」徐天貂雖然生氣,但是卻不想輕易放過徐仁,他是不好再動手了,可是他還有個大兒子呢。
「你也真好意思,那徐有能如今都集氣五重了,好意思對一個不能修鍊的普通人動手嗎?」徐仁的母親微微皺眉,剛才只顧着生氣了,似乎說話的時候考慮得有些不夠周全。
「徐仁可不是普通人,我兒有才已經是集氣二重了,不照樣被他打得脫臼,既然徐仁有如此本事,為何就不能與有才切磋一下呢?更何況有能的年紀可比徐仁還小一歲呢。」徐天貂覺得自己是找到了挽回面子的方法,更重要他也想看看徐仁究竟是如何擊敗徐有才的,是不是有什麼機緣使其能夠修鍊了。如果徐仁真的可以修鍊了,那麼他還得儘快想辦法將其徹底抹殺了才能確保萬全。
「我這幾天剛好練了拳腳,既然二叔有意讓有能弟弟與我切磋,那就切磋一下吧,也不能總是讓娘你護着我吧。」徐仁說罷邁開步子向徐家的後院走去。
徐家後院有一個高台,徐家每年都會在這裡舉行族比,族比中勝出的人能獲得家族的獎勵。當然,族中兄弟平日也會在這裡切磋,點到為止,不傷和氣。
徐仁的母親本想攔着徐仁,但是聽了徐仁的話之後,又改變了主意,其實在她心裏又何嘗不希望看到徐仁真能與徐有能正面交手呢,這也許就是望子成龍吧。
徐仁順着高台的階梯緩緩而上,站在了高台的正用心。
徐有能飛身而起,也到了高台上。
此時,徐天貂的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與徐仁相比,自己的兒子徐有能要瀟洒得多了。
「徐仁,你現在給我跪下磕頭,我可以只打斷你的胳膊,不然我不介意再打斷你一條腿。」徐有能用手點指徐仁,一臉的高傲與不屑。
「那我得謝謝你,就沖你這句話,我決定只打斷你一條胳膊,不打斷你的腿了。」同樣的話,徐仁說出來更絕。
徐有能氣得不輕,不再多言,直接揮拳沖了上去。
面對徐有能,徐仁可絲毫不敢大意,在徐有能拳頭臨近時,忙一撤身,向斜後方退出一大步,正好讓過了徐有能的拳頭。
緊接着徐仁揮動拳頭,由下向上直奔徐有能的下巴而去。
徐有能下意識後退,雙方分開身形。
「居然沒打中。」徐仁似是喃喃自語,可聲音卻是誰都能聽得見。
徐有能有些懊惱,覺得自己不該這麼謹慎,剛剛如果直接攻擊,說不定已經將徐仁打趴下了。
徐仁不慌不忙,看起來倒是十分穩當,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個修行的高手呢。
「裝模作樣!」看着徐仁那氣定神閑的樣子,徐有能氣就不打一處來。
同樣覺得生氣的還有徐有能他爹徐天貂,心裏已經把徐仁罵了千百遍了。
徐有能實在不想跟徐仁浪費時間了,他一個集氣五重的人,對付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本來就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如果再耗下去只怕大家都覺得他也是個廢物了。
徐有能的雙拳揮動,直取徐仁面門,其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
徐仁矮身形挪步伐,在避開徐有能攻擊的同時還不忘回擊,幾個回合下來竟然不落下風。
如此情景可讓在場觀戰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每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不是說徐仁不能修鍊嗎?不是說他總是遛鳥、斗蛐蛐不務正業嗎?怎麼今天跟徐有能對戰,居然到現在還沒被揍趴下,而且看情勢竟然還絲毫不落下風呢。
徐仁的母親臉上堆滿笑容,今天徐仁是真給她長臉,說實話她已經很久沒覺得如此痛快了。
徐仁的母親是高興了,可是有人不高興,那人便是徐天貂。他可以感覺到徐仁其實並沒有修鍊,身上沒有修鍊者的靈力波動,可對方與自己兒子那雙蘊涵靈力的拳頭碰撞居然毫髮無傷,這也太不合情理了。
其實最着急的還是徐有能,拖得時間越久他的壓力就越大,因為他在徐家已經被重點培養,可如此重點培養卻還無法擊敗一個整日遊手好閒的徐仁,別人會怎麼議論?
徐有能越來越急,越急就越亂,出手一味追求力量,以至於中了徐仁的圈套,一個用力過猛差點來個狗吃屎。
徐仁自然不會放棄這樣的好機會,對着徐有能就是一通拳打腳踢。
徐仁這拳腳可以說是毫無章法可言,甚至有些像街頭的鬥毆,但是對付徐有能卻非常有效。將徐有能打得嗷嗷直叫。
「住手,快住手!你難道想打死他嗎?」徐天貂實在看不下去了,又擔心自己的兒子真被打壞了,只能大吼着讓徐仁住手。
住手?怎麼可能住手,徐仁不僅沒有住手,手上的力道還大了幾分,而且一邊打一邊還大喊着:「他不認輸就是比斗還沒完,這讓我怎麼住手啊!!」
徐有能此時來了聰明勁,忙大喊道:「別打了,我認輸了,我認輸啊!」
徐仁也不想真將徐有能打死,所以在徐有能認輸之後他還真的收手不打了。不過嘴裏卻一直在嘟囔:「哎呀呀,都說我是廢物,沒想到這傢伙連我這個廢物都打不過,那不是連廢物都不如?我說二叔,你這是怎麼教的啊!」
徐仁一通風涼話說得輕巧,可對於徐天貂而言卻是字字誅心。在聽了徐仁的話之後,這傢伙一陣急火攻心,差點沒被氣吐血。

《諸天無上仙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