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連載中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來源:google 作者:火龍果之魂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古川城 遊戲動漫 火龍果之魂

(黑暗風,殺伐果斷)東京都市宅男,失去工作心灰意能之時,接觸系統,成為繼國緣一的後人,燃起心中對劍法的渴望這一世他要邁向極境,在成為劍聖之旅上巔峰造極展開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章節試讀:

「快點快點再快點。」拖着身上,印着劍痕的身軀,不時有血滴從身上滴落。

感嘆着日之呼吸的破壞力竟如此強大,縱使下弦之二的身體強度,甚至連恢復都恢復不了。

腦海中潛意識的告訴自己跑快點再跑快點,不知多久身體快支撐不住,總算找到一個鄉下的農舍。

「馬上就好,馬上就好」。看向燈光下在農舍里玩耍的小女孩。佩狼舔了舔嘴,虛弱的身軀下,原本散發著香味的女孩,此刻更加的誘人。

燈下的小女孩還不知道危險的到臨,撿起皮球。雙手向上笑吟吟的拍打着皮球。

殊不知佩狼的影子越來越大,漸漸籠罩了女孩的身軀。就在影子的狼爪要抓住的時候,飛來的水突然變成人形,正是古川城的模樣。握着的劍如籠罩着日暈一般,形成燃燒着的緋紅之刃——「赫刀」日之呼吸·玖之型斜陽轉身

瞬間閃至半空中,並以倒立的姿態發出橫斬,刀身會纏繞着如太陽般熾熱的烈焰。

潮水般的危機感覆面而來。

「等等這傢伙為什麼可以繞開,黑死牟大人?,難道黑死牟大人被這傢伙?不可能」

瞬間佩狼腦中想起這個想法,眼神中滿滿是震驚。

長年積累下來的白刃戰經驗,讓佩狼在電光火石之間,不顧一切的想要拉回身位。

但是一條黑色的手臂也被斬到空中。

佩狼僅剩的一條手臂、脖子,乃至於臉龐,皆是浮現出了條條指節般大小的青筋。

竭盡全力之下,卻仍然無法撼動那一根猶如天塹般的刀刃。

「真是……讓人絕望的差距……」

伴隨而來的還有如烤焦般,滋滋的聲音。

隨着劍刃,劃穿手掌。佩狼頭顱也被斬飛。

「終於結束了嗎,看向那依然在玩耍的女孩。」

生死片刻,曾經的一抹抹回憶也在這一刻回想了起來。曾經自己也是為了替弱者出頭變強,然而舊時代的刀刃依然抵擋不住槍林彈雨,腦中也僅剩了仇恨,看來就這樣結束了。

瞬間,鬼舞辻無慘感受到了什麼,花妓的臉上迸出惡意。「又一個下弦死了。為什麼總是下弦被柱殺?現在連一個叛徒都對付不了就算了,連黑死牟過去幫他還撐不到救援的時候。」

彼時,十二鬼月都被傳入無限城。看着**態,旁邊跟着鳴女。所有惡鬼皆半跪着低下頭。包括童磨也一改往日的輕浮,不敢有一句戲言因為他們已經百年來第一次感受到無慘這麼憤怒。

而半天狗更是害怕的蜷縮在桌子底下,眼中不自覺的流下來眼淚,嘴中喃喃着「對不起,對不起」。

黑死牟傳話給無慘「抱歉,大人是我的失職。」

「不是你的錯,是那個廢物連你支援也沒撐到。」無慘一字字的緩緩吐出。

黑死牟愣了下,不知道這是老闆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沒有繼續解釋下去。而自己依然在思考他是怎麼在自己眼前繞過去殺他的。

忽然他們又感受到,一個下弦似乎死了。

「連柱都不敢面對的膽小鬼,也沒有留在十二鬼月的必要了。」

無慘開始了屬於他的第一次裁員。

忽然無慘像是相中一個異類,你不錯。下弦之一位置就交由你來就好了。

魘夢感受道無慘的寵幸,雙手拍着臉頰上,臉上洋溢着幸福,瞳孔放縮顯示着迷離。

連柱都無法面對的蠢貨還是死了好了,魘夢說道。

感受到無慘血液的注入,魘夢倒在了地上抽搐着,似乎沒有感受到生死的恐懼反而更加的興奮了。

「這次就由你證明,下弦不是廢物找到柱殺死柱。這是你們下弦最後的機會。」無慘看着魘夢說著。

然後無慘唯獨看向了累,「你別有太大的壓力了。再吃幾個人彌補下身體吧。」看着這個病怏怏的累,無慘眼中充滿了憐憫。

除累意外的其他人,「????」墮姬更是如看仇敵般的注視着累。

「好了,散會吧。」之後十二鬼月被鳴女操縱者分到不同空間。

————————————————————————————————————

在太陽快落山,近乎黃昏的時候。

「山田先生,你的任務我完成了。」一路上沒有士兵敢詢問,顯然他們都知道了古川城的猛績,能一個人對付惡鬼。自然不是泛泛之輩,甚至某種意義上還救了他們。

「我知道,我的部下看着你和鬼一起在森林裏對戰,既然你回來了,那也說明那個鬼已經被消滅了。」山田還是吸着雪茄,如上次那樣周圍放着一堆文件。

「我感興趣的是,為什麼你這麼強的存在沒有加入鬼殺隊。」

「不想加入罷了,我不喜歡融入團隊夠了么?所以我可以尋求的報酬嗎。」

「當然可以。」提了提一袋錢和支票。「這是一筆錢,如果以後有需要你還可以找我。」山田村,放着雪茄笑着。

除此之外,我還想着靠你們關係找到我親人。收下報酬後,古川城繼續開口道.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一點心意,無論你想找誰,只要他在日本當地,我保證找得到。期待我們下一次合作,古川先生。」

「時透無一郎,他是我的遠房親戚。」說完古川城留下了一個地址,「如果可以的話一個星期吧,幫我找到他。」

幾米外煉獄槙壽郎正觀察着倆人。來了京都後在這個自己管轄的區域,卻被主公的合作對象山田村告知,有人已經替鬼殺隊完成了任務。本來煉獄槙壽郎,以為對方不想與鬼殺隊合作了,畢竟身為鬼殺隊卻掌管着如此高端的戰力,無論誰都會心生忌憚。

然而沒想到的是對方說的是真的,更沒想到對方還是一個甚至能在陽光下行走的鬼,煉獄槙壽郎無法想像這意味着什麼。

甚至從昨晚的戰鬥痕迹上看出,這個鬼甚至能使用和日之呼吸相似的力量。「呼吸法相似的劍法,他就是主公提到的鬼嗎?」

在樓上看着古川城準備離去,「暗暗叫到,不行不能放任他離去。可惜得讓他走到人少的地方才能動手,不能傷害平民。」

剛出門,沒多久古川城就意識到有人跟着自己。「嘖,這麼久了鬼殺隊也肯定有反應了。而能跟過來的大概率就是炎柱吧,無所謂愛跟就跟吧,我也不信他敢在人堆里和我動手。」

古川城反而不慌,慢悠悠的在街區閑逛,不時往背後掃倆眼。而炎柱發現自己被察覺後,也不隱藏了,直接就跟在古川城後面。

周圍人都讓開,以為穿着便裝的古川城是犯了什麼罪,被一個武士隊服的男人跟着。

前方不知何時熱鬧了起來。一個咖啡廳前,一個老婆婆指着一個粉綠色頭髮的女生,叫着「你是牛嗎,力氣這麼大,一激動就把我桌子弄碎了。」站在他旁邊的男生也一臉吃驚,看起來像是相親對象。

「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給您帶來麻煩了。」粉綠色少女,低着頭臉上布滿了腮紅。將賠款遞給老闆娘。蜜璃不勉想捂着臉,讓別人認不出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個不在意自己發色的男生,結果還是暴露自己身體強壯的特點。前者可以說是xp,後者就是生命安全了。

蜜璃決定這次過後,再也不相親了。弟弟妹妹都有對象了,自己還沒有,心中充滿了沮喪。低着頭跑開,而古川城也正在向後看着炎柱,沒想到前方一堆人忽然全部默契的讓開。粉綠色頭髮的女生跑了過來,唉「甘露寺蜜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