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走吧,搖錢樹,我帶你回家
走吧,搖錢樹,我帶你回家 連載中

走吧,搖錢樹,我帶你回家

來源:google 作者:冰雹親吻過的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望溪 織夏 都市小說

林望溪是南瑾貴公子米軍帶大的跟班,一次受傷之後,米軍花了50萬為他請了一個三個月的保姆,他原以為對方是個自甘墮落的女人,卻沒想到她是那樣的美好……展開

《走吧,搖錢樹,我帶你回家》章節試讀:

和言顏閑聊了一會之後,我回到房子裏面,直接爬上了空中別墅的三樓去找米軍。

來到主卧門口,房間里如往常一般熱鬧。

我無所顧忌地推開了門:「大哥,有個文件你先過目一下。」

米軍正忙着些什麼,見我進來之後,無奈地說:「你下次進來能不能敲一下門,能不能尊重一下我身邊的這位美女。」

我懶得理會,走了出去之後敲了一下門,還沒等他開口,我就直接走了進去,再次說道:「大哥,我這有個文件你先過目一下。」

「我的腰子早晚被你弄壞了!」米軍嘟囔着,似乎也對身邊的美女沒了興緻,裹了一條浴巾從床上下來,走到我的面前,拿走我手上的文件。

我跟着他一起走到客廳,他在沙發上看了起來,眉頭微微皺起。

他最大的優點就是隨時可以冷靜地處理公事。

「這種事你直接去找餘溫啊,他下面的公關處理這種事完全沒問題。」

我有些疑惑:「餘溫不在你這裡嗎?」

「紀晨不是往他家裡送了個女人嗎,幾天沒出來玩了,估計死在那女人身上了。」米軍說著,臉上浮現了一抹嚮往的神色。

也對,這兩貨一個比一個好色,能讓餘溫痴迷到不出門的程度美女,絕對是能比肩花朵和花蕊還有織夏的美女。

想起織夏,我直接開口問米軍:「你那麼眼饞,幹嘛把織夏送我那啊?」

一聽到這話,米軍的臉上難得的出現了肉疼的表情:「你以為我捨得啊,這不看你個土鱉成天像條死狗一樣嘛,我尋思着還是先讓你走出來吧。」

米軍說著走到我的身邊,摟住我的肩膀:「我跟你說,為了弄到她我可沒少費心思,當她大哥來找我借錢的時候,我當時嘴都笑歪了。後來想想那女人太乾淨,又是南瑾大學的校花,既漂亮又能幹,給我玩就可惜了,配你正好。」

「……」我滿臉黑線,這話怎麼聽都覺得彆扭。

「大哥,織夏配你也不差吧,幹嘛只想着玩呢?結婚不也挺好的嗎,還惦記着花蕊?」我疑惑地問道。

「花蕊倒也不錯,不過不是我最深愛的那個。」

哎喲,稀了奇了,我大哥跟我說深愛這個詞?

這句話我沒敢說出來,我怕他揍我,順着他的話問道:「誰啊,能讓我大哥這麼惦記?」

米軍沒說話,只是嘆了口氣:「她喜歡別人,不是我。」

我就更納悶了,我從小跟在他的身後,還有我不知道的女人?

「喜歡別人就去搶唄,你米軍什麼下三濫的事做不出來?」我笑着說道。

『下三濫』這個詞是我們玩笑時在米軍身上的褒義詞,所以他並沒有生氣,只是深深地看着我:

「如果別人喜歡她我能去搶,可是她喜歡別人,我要怎麼搶?

搶回來一個不愛我的女人,跟我床上的這位還有外面泳池的那些有什麼區別?」

床上的女人表情沒有任何異樣,大家都是出來玩的,心裏都有數。

「……」我依舊不知道他心中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原來跟了他這麼些年,我還是不懂他。

米軍拍了拍我的肩膀:「以後這種能用公關的事解決的就不要來打擾了,直接去找餘溫。」

說起正事,那我也嚴肅了起來:「我知道餘溫那邊能處理得好,但是這次影響有些大,公關費用不是一筆小數,平時也無所謂。但現在米德回來了,那該謹慎得還得謹慎。」

「哼,一個私生子而已,能翻起多大的浪?」

我見他如此大意,有些擔心,說出了前兩天得到的消息:「大哥,你還是注意點吧。

米德現在擔任『花兒』風投的負責人,花朵離開人世,花蕊不知所蹤,他就掏空了裏面所有的錢『投資』我們米氏很多股東,現在已經有不少站在那邊了。

你別忘了,他也有繼承權的。」

米軍的眉頭深鎖,我們都知道花朵這個傳奇女性是有多厲害,她旗下的『花兒』風投的資金大概是怎麼樣一筆龐大的數字!

我們所不知道的是那麼大筆的資金被米德所用,他究竟賄賂了多少米氏的高層。

「知道了,我會警覺一些的。」

米軍第二大優點就是聽勸,至少聽我的勸。

我該說的都說完了,此行的目的算是達到了,就準備離開。

米軍挑了挑眉:「來都來了,在外面挑一個玩玩唄。」

我懶得理他,言顏正好從外面走了進來:「怎麼,帶壞了一個陸餘溫不滿足還想把望溪也帶壞?」

「我像是那種人嗎,陸餘溫本來就不是什麼好鳥,玩得比我還花!」米軍極力地否認着,那態度像極了讀書的孔乙己。

「可別瞎說,人家陸餘溫之前也是一個痴情種,老實人一個,要不是你帶他,他會變得那麼渣?」

「那還不是他經受不住誘惑,你看我們家望溪,怎麼誘惑都沒用,是吧,望溪?」

我撇了撇嘴,這兩個人拌嘴怎麼拌到我這裡了?

我開口說著:「人家陸餘溫是被張微辜負,我是因為窮主動放棄,這心態就不一樣了吧?」

「行吧,你們兩個向來一夥!望溪,你都忘了誰才是你大哥,虧我還忍痛把織夏送到你那!」

米軍憤憤地說著,隨後轟我們離開:「快走快走,興緻都被你們敗壞了!」

……

離開了錦繡河山,陳晨來接我回家。

說起來他也挺可憐的,既要做我的助手,又要做我的保鏢,還要當我的司機……還要天天吃我畫的大餅。

「織夏跟了你一天,你覺得她人怎麼樣,值得培養嗎?」

我坐在後面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這一天實在太累了,緊繃的神經鬆懈了下來就再沒有多餘的力氣睜開眼睛。

「挺努力的孩子,如果您能留得住的話,我個人建議好好培養,畢竟她是南瑾大學的學生。」

「哦~?」我挑了挑眉:「你對她的評價很高么。」

陳晨是我最信得過的下屬,我在公司的時間遠沒有他多,所以他在公司比我更有威嚴,輕易不夸人的。

他輕輕地笑着:「等您這兩天騰出手抽空看一下她的工作態度,您也會很欣賞她的。」

「行吧,等過兩天我騰出手就看看她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