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醉浮生
醉浮生 連載中

醉浮生

來源:外網 作者:北方萌叔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北方萌叔

"/<>metaproperty="og:image"content="http://www.aiquxs.com/files/article/image/88/88160/88160s.jpg展開

《醉浮生》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塞沙茫茫出關道,駱駝夜吼黃雲老。每到初冬的時候,商隊的駱駝就回來了。駱駝可真大,足足有小時候的三個你大。你說,駱駝憨楞子一個,就像我一樣。我不服,就要和你吵,我一吵,大哥就在旁邊煽風點火。現在還能想到大哥那時候挑撥離間的一副樣子。大哥比你年齡還要年長,那時候的大哥已經上了私塾兩年了。所以我們那時候為大哥馬首是瞻。老是纏着大哥帶我們玩。 「小妹,你這可不行。你要是不把這風小子給征服了,你就是個憨楞子。」 「咋個征服?」 酷w匠網)首5&發 「你得讓他自己說他錯了,說你不是憨愣子。」大哥嘿嘿的笑,把倆手往袖口那麼一插,笑嘻嘻的看着咱倆,就準備看咱倆開始斗。想起來,我那時候,真的調皮。一開始,你還特別的靦腆,結果碰上了我以後,你就變了。自從你第一次來我家以後,隔三差五的,安伯就讓你來我家玩。以至於後來,我家的大門,你都不要敲,直接進來就好。慢慢的,你和我的兄姐也認識了,就成為了我們家人。想想當時的我,似乎,我做為一個女孩子的確不應該那這樣。大哥挑撥離間的時候,一開始倆還中招,慢慢的,咱倆就開始不讓大哥得逞了。 「大哥,你又開始這樣挑撥離間。瞧着??」你拿起土來就撒向大哥,我總是幫你的。我也把土撒向了大哥。「走,雪兒。」笑着就拉着我跑了。大哥咳嗽着,拍打着身上的土,氣呼呼的就開始罵「小兔崽子,你們倆等着。居然敢用土弄我。別跑,給我等着。」為此,我回家時候,提心弔膽着,就怕大哥責怪我。可是大哥畢竟還是大哥,他還是疼我的,沒想到過後他似乎將這個事兒給忘了一樣。【愛↑去△小↓說△網w qu 】 對了,你還記得不?那個趕駱駝的楊老三?就是那個坐在城牆根底下給我們孩子講故事的斜跛子。他可真厲害,斜跛子都敢趕駱駝走沙子。他開春就走了,快冬的時候才回來,回來沒事就喜歡坐在城裡老六叔的館子里講館子的人故事。昨天,楊老三沒了,據說是染上了什麼惡疾。沒的時候,家裡也沒有什麼人,是老六叔給打發的,臨走的時候,還想着趕駱駝走沙子。你還記得他們嗎?那個愛戴小氈帽的跛腳楊老三。 「咱這地,擱在老早以前,那可是絲綢重地。那時候的駱駝隊兒可比現在多。人來人往,最是熱鬧了。」圍着他聽故事的人不少,他總是要碗小酒,一邊講一邊喝酒,講段故事喝口酒,喝完後,就拿着袖口抹抹嘴巴,吧唧吧唧嘴,繼續開講。 「後來啊,咱這地不行了。怎麼了?大清朝沒了。洋人又是開始修鐵路。又是建港口。咱生意變的小了。可是,這趕駱駝是老祖宗給咱的寶,那鐵皮子旮沓能比?看着吧,那時候還能靠咱的駱駝。」他眼睛裏滿滿的都是一個駱駝商的自豪感。 「三伯伯,你見過狼嗎?在沙子里見過狼嗎?我聽娘說,趕駱駝特別危險,隨時都有狼和寇蠻子的出現。」你充滿好奇的問他。他眼睛瞳孔突然發出光來,緊接着感覺在收縮。 「風少爺,你不該問的。既然問了,老漢就講講吧!」他眼睛裏沒有了那自豪感,隱約中似乎有點兒悲傷。我們當時還小,外面世界是什麼樣子的,你我根本不知道,就喜歡耷拉着小腦袋聽楊老三講故事。聽楊老三一說,我們充滿好奇,圍着楊老三,讓他趕緊講講。【愛↑去△小↓說△網w qu 】楊老三端起酒來,大口飲了倆口。 那年剛剛開春,我們幾個人就開始趕上駱駝外出生意。 一路上那是高興啊,才過完年,都是穿着新衣服,那駱駝也高興,休息好了,就出發了。我們一路上可以說是順順噹噹的。沒有遇到寇蠻子,也沒有遇到什麼豺狼虎,這生意我感覺是那一年最安逸的一回生意。誰想到出了三白口,進了黑水沙戈壁。我們就感覺不對勁了。感覺有東西跟上我們了。一路上,感覺就是有眼睛在盯着我們。這感覺怪滲人的。我們就開始騎上駱駝快走。誰知道,天色說變就變,風就起來了。我們幾個也算是老跑路的了。見這個景,我們就按倒了駱駝,準備躲風。他奶奶的個腿,我們按倒了駱駝。就聽見了狼的吼叫。感覺就在風裡了。一開始以為是一頭,慢慢的才看清楚,這畜生居然有六頭了。就鑽在風裡頭。我們怕啊,可是想着。等風一過了,我們幾個人再把狼給干倒。可是,這狼哪給喘息的機會。根本就是畜生。跟着風就來了。一上去先分頭亂吼。專門找頭駝進攻。頭駝受驚了,就不聽人的使喚,開始亂跳。風也來了。人是抵不過這風的。嗆的根本睜不開眼睛,出不上氣。等風過了。駱駝全沒了。還少了幾個人。我那唯一的徒弟,就在那時候不見了。我那個徒弟從小跟着我,我得病了,還是他照顧我。 說著,楊老三開始抽泣起來,可是只有聲兒,卻看不見淚水。旁邊人安慰道:「三哥,別難受了。人死不能復生。節哀吧。」 「我早就不想了。過幾年,我也是要去的人,那時候就能見到我的徒弟了。」楊老三的握着拳頭,目光看着窗外。我似乎看見了,陽光照曬下空氣里的灰塵末兒。楊老三就在灰塵末兒里被陽光照的發光、「之後呢?三伯伯。」 之後,我們就開始找駱駝。在不遠的山谷處,我們發現了狼吃人剩下的痕迹,露着半邊骨頭的人臉。模模糊糊的都不成人樣了。我們也看不出是誰來。空氣里都散發著血腥味兒。我。我們東拼西湊的,把那些遺體湊起來,草草的弄了個墳,就匆忙的走了,怕夜黑下來,這些畜生再回來。 「三哥這事,我還像聽過。」老六叔掏了掏耳朵,彈了彈手後用手摸了摸光頭說。 「唉,可不是那次嘛!」楊老三嘆氣道。 「後來呢?」你問「後來?後來??後來,我們幸運的在戈壁里找點了些生意貨,帶着那些貨就回來了。」楊老三痛苦的回憶着。 「我想起來了,那是安家的貨,安老爺子罵你們無能,還把楊三哥的腳弄成跛子。這安老爺子??」不知道誰說了句。 「不要說了,那是我的無能。不能怨安老爺。」楊老三突然暴起,一拍桌子。 我們明顯被嚇了一跳,我仔細的看着旁邊的你。你像是着了魔似得,臉色被撅的通紅。 你被這一幕吃驚了。你呆在那裡好久。 「怎麼可能?我爹??」我看見你呆在了原地。你喃喃自語。「我爹怎麼會如此不近人情??我爹怎麼??」 「我爹怎麼會如此冷酷?」你哭喊着便跑了出來。 我想要追,我想要安慰你,可無奈你跑的太快,我竟然追不到。 你不知道,這是你後來跑出去的事兒??你跑出去後,老六叔館子里聽故事的人就散了。楊老三一個人鑽在角落裡喝着悶酒,「這不怪安東家,只能怪我無能??咕嚕??」 我看着楊老三痛苦的樣子,旁邊的人也不去勸住。只聽見有人隱隱約約說了句。「毒栗子為了自己的錢,可是什麼也不要的。」 不多時候,張叔就來了,我也被張叔接回了家。路上我問張叔這事,張叔默默不語,「唉,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咱家也不安生。唉,我不該說的,你也就當聽故事,千萬別往別處說,不然又讓你爹打。」我怕爹的鐵扇子,便將這個事兒藏着。 也就是那時候,你開始變了。從那時候開始,你老是喜歡和你爹作對。你爹開始罵你逆子。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大哥說你是條好漢子,說是打心眼裡佩服你。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你的眼眸開始變得更加深沉。沒有人再能讀懂你到底在想着什麼。 我們見面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少,等到我們再次見面時候,你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羞澀男孩。你的眼睛裏居然還有點血絲。你再見我的時候,再沒有往日的熱情。你冷冷的看着周圍,不言不語。 白霧迷路何人曉,小風清徐見花開。誰言春花最撩人,不見梅花最冬開。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醉浮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