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

全部仙俠修真小說

  • 不敵她傾城煙火
    不敵她傾城煙火

    作者:季傾城陸啟尊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世人都以為,陸少帥入獄了,少帥夫人季傾城水性楊花,轉身就投了陳寒寺的懷抱。可沒人知道,為了救下陸啟尊,季傾城變賣嫁妝,大着肚子四處奔走,甚至賠上了名聲。等他出獄那天,她抱着孩子走到他面前:啟尊,我終於等到你了……誰知,陸啟尊卻攬住了另一個女人,對她說:是雪芙救了我,我要娶她!

    小說詳情
  • 機靈三寶:植物人老公喜當爹
    機靈三寶:植物人老公喜當爹

    作者:沈愛玥南宮瑾諾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機靈三寶植物人老公喜當爹又名:三胎後,植物人爹地氣醒了,角色名:沈愛玥南宮瑾諾簡介:六年前,她被親爹陷害,為救母親,她找到那個男人:「先生幫幫我,我一定會報答你的。」六年後,帝國第一豪門家族南宮二少是個活死人,身邊還有一個可憐的五歲小兒子。為了幫他找個照顧的貼心人,南宮家對外發告示徵婚。沈愛玥披着無數馬甲強勢歸來,霸氣揭下徵婚告示:「我願意嫁南宮瑾諾為妻。」人人都把她當傻子,處處戲弄針對她。她左手打渣,右手抱娃,婚後不久,南宮二少卻睜開了眼睛。「誰敢欺負我柔弱膽小的妻子?」無數大佬跪在他面前求饒:「二少,求求你跟二少奶奶說說好話,我們再也不敢了,求別再虐。」後來,她的馬甲被扒,他把她逼迫在牆壁:你那麼厲害,還瞞了我什麼?沈愛玥:我是你三個孩子的媽?

    小說詳情
  • 溫柔老公快寵我
    溫柔老公快寵我

    作者:蘇萊司驍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被渣男賤女聯手利用,五年感情餵了狗,怎麼辦?蘇萊冷笑兩聲,還能怎麼辦?吃了我的吐出來,拿了我的還回來,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虐渣嘛!某男溫柔環上她的腰身:老婆,渣還用得着虐嗎?都是用來踩的,不如我送你一輛壓路機,你想怎麼碾,就怎麼碾。蘇萊:……此後,她碾渣渣,他碾她……

    小說詳情
  • 論神殿的建立
    論神殿的建立

    作者:郁之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赲????????????????????????????conad();?? ????????????,????????????η????????????????????????????????????????????檔????????????????????????????????????????仯???????????

    小說詳情
  • 武帝
    武帝

    作者:楚楓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論潛力,不算天才,可玄功武技,皆可無師自通。論魅力,千金小姐算什麼,妖女聖女,都愛我欲罷不能。論實力,任憑你有萬千至寶,但定不敵我界靈大軍。我是誰?天下眾生視我為修羅,卻不知,我以修羅成武神。

    小說詳情
  • 小說主人公沈默蘇婉瑜
    小說主人公沈默蘇婉瑜

    作者:南橋故人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老闆,雨下大了。」

    小說詳情
  • 爺爺綽號青麻鬼手
    爺爺綽號青麻鬼手

    作者:陳黃皮宋妙妙葉紅魚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我出生那天,天降異象。為了讓我活命,退隱的爺爺為我訂親續命。二十年後,因為爺爺給的一場造化,已成首富的未婚妻一家,卻與我退婚。他們太低估了我爺爺的實力,太小覷了我的背景,結果報應來了……

    小說詳情
  • 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作者:酔盡眾生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

    小說詳情
  • 項雲峰李靜免費閱讀
    項雲峰李靜免費閱讀

    作者:北派盜墓筆記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盜墓+懸疑+鑒寶】我是一個東北山村的窮小子,二十世紀初,為了出人頭地,我加入了一個北方派盜墓團伙。從南到北,江湖百態,三教九流,這麼多年從少年混到了中年,酒量見長,歲月蹉跎,我曾接觸過許許多多的奇人異事,各位如有興趣,不妨搬來小板凳,聽一聽,一位盜墓賊的江湖見聞。

    小說詳情
  • 逆劍天極陳楓韓玉兒
    逆劍天極陳楓韓玉兒

    作者:洛城東分類:仙俠修真 連載中

    第一章守墓五年「人終有一死,除非成就上古大能,否則誰能不死?」「我這一世,快意恩仇,殺伐果斷,也曾經風光無限,現在才死,值了!」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傷口可怖,幾乎將他斬成兩截。能活着,還能說話,簡直是個奇蹟。他劍眉朗目,俊朗不群,哪怕滿身血污也遮掩不住。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眼中淚水瑩然。他泣聲喊道:「師父,到底是誰殺的你,你告訴我,徒兒立誓,哪怕追上九天十地,也要為你報仇!」「閉嘴!」俊朗中年厲聲呵斥了一句。他一用力,劇烈的

    小說詳情
123...41